《光明的舞者,飛蛾》號角

恍如從午夜的睡夢中醒來
見你在暈黃的燈下獨舞
北風貼在冰冷的牆角
偷聽你狂熱的舞步

你更加的跌蕩跳躍起來
像張度著所有的力與美
一次次衝出黑暗,擁抱光
又一次次退回到光的邊緣

我歇下手中顫抖的筆,像蠶兒
到夢裡去吐那雪白的思念了
零亂的書桌繼續零亂
荒蕪的句子就讓它長出胚芽

晚安!光明的舞者
當你撞進另一個閃爍的世界
記得把你輕盈的翅膀留下
在黎明的窗前

二零一四年元月八日,於維多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