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反制為軍國主義招魂

黃信怡

  根據日本同名小說《永遠的零》拍攝的影片,是以日本二戰時零式戰機飛行員為題材,是為軍國主義招魂的影片。這部影片去年底在日本首映後走紅,一舉壓倒多部熱門影片,奪取日本聖誕新年檔票房榜榜首。2月4日,日本鹿兒島縣南九州市的「知覽特攻和平會館」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遞交了申請書,希望將神風特攻隊隊員的遺書、信件等333件物品列入世界記憶遺產名錄。這再次證明日益右傾的日本看來已開始在軍國主義復活不歸路上狂奔。
  去年,本欄曾以《雷伊泰灣上空的「神風」》短文,介紹過所謂「神風特攻隊」,那些隊員就是徹頭徹尾的極端軍國主義分子,他們是為法西斯軍國主義賣命的人,他們的遺物,就是軍國主義思想的凝結物和見證者。
  有臺灣學者說,因為安倍就任一年以來經濟未見好轉,所以須要借挑起日本與中國關係的緊張﹐藉以轉移國內視線。不過,紐約大學終身教授熊介認為這不是足夠的理由。
  《永遠的零》影片的走紅,以及為「神風」的遺物申遺,說白了,就是要公開替軍國主義分子招魂。  這凸顯了日本已是遏制不住地在軍國復活主義不歸路上狂奔,正好為安倍拜鬼做最適當的詮釋和昭示。
  日本在軍國復活主義不歸路上狂奔,除了美國和日本國民之外,我們無法制止,可是我們並非束手無策。但,我不讚成北京採取大批判以對的政策。其實,中國應該對日本「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來其反制為軍國主義招魂。譬如中國政府也可以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申請,把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所收藏的《魏特琳日記》、《拉貝日記》、《東史郎日記》,以及日本本多勝一的《南京大屠殺》等列入世界記憶遺產名錄;更應該大手筆地建立抗日紀念館,用以緬懷中國抗日英雄(將領級)以及犧牲於日本砲火下的四百萬士兵與一千八百萬無辜的民間亡魂;也可以為保羅提別資(PaulTibbets)與查理思斯文尼(CharlesSweeney)這兩位向日本廣島與長崎投擲原子彈的美國飛行員建造紀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