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都觀雲

  從空調車裡出來,頭頂的日頭雖然張揚,卻不會讓人感覺到特別毒辣。來永春一都鎮龍卿村掛職第一書記的萬成兄告訴我,山區涼快,一都多山,單單地名有光山、龍山、魯山、林山等等,它屬於戴雲山脈的延伸部分,大大小小的山峰就有45座之多,其中則以海拔1344.2米的陳鬥岐最高。而龍卿村所在的海拔也有1000米左右,這麼高的山區氣候,村民的空調也只是擺設,一個夏天用不了幾回,有時人多了,電風扇吹吹就夠了,棉被一年四季都得不用換下來。萬成兄輕描淡寫地說,卻讓怕熱的我羨慕得不知什麼什麼的,恨不得就在這裡安營紮寨下來。
  對於永春,我從心底裡喜歡,這個沒有被工業汙染的山區,不論走到那裡,給我的感受就是那麼清新。這個以農、林業生產為主、土地面積卻有27.4萬畝之多的一都鎮,森林覆蓋率竟然達到了百分之八十幾,如此豐富的林業資源裡,與之相關的經濟作物如茶葉、柑桔、人參果、枇杷等,和土特產有香菇、紅菇、茶薪菇、白背木耳、竹涼席、中藥材等便成了農民的主要種植收入,各種農業經濟下農民人均純收入3780元。因為這裡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四季常青,常年的平均溫度18.4℃,如此舒適的地方自然讓三伏的夏天不再炎熱。特別是在一場大大的雨後再來時,經過風雨洗禮後的永春,比起其他地方,樹仿佛更加翠綠、水更加清澈、山更加的青,天也更加的蔚藍,就連那掛在山巔的白雲也特別的大朵、特別的潔白。
  一都這個地方,我已經來過數回了,以前和好友小鄭在永春縣紀委常委潘詩敏先生的「導遊」下,參加過一都山歌節,走訪過美嶺村……潘先生雖然供職於紀委,但給我的感覺並不古板生冷,人特別隨和,或許是因為同樣愛好文學的緣故,相同的興趣在話題的交流上自然隨意。或許愛好文學的人都喜山樂水,所以當一都山歌成了永春、乃至泉州的一張新名片後,都感到特別興奮和新奇。這座遠近聞名的「山歌小鎮」就在一都的三嶺村,因為這裡的生態環境保護得非常好,藍天白雲下、青山碧溪中,綠意盎然的濃蔭底下,於那一來一回的對歌聲中,無不浸潤著鄉民們恬淡舒適的氣息。此情此景,我想,從前的窮鄉僻壤一去不復還了,以前紮堆往城市裡趕的勢頭回落了,新農村的建設讓村民嘗到了改革開放的甜頭,一座座獨具鄉村特色的新農舍、四處開花的休閒公園、安居樂業的村民閑了下來,才有了唱響四方的一都山歌節。如今在位於永春縣最西部的一都鎮,三嶺、蘇合、仙陽三個村,都先後被列為縣級美麗鄉村示範村,或許因為山歌太出名的緣故吧,其中的三嶺還被列入縣級美麗鄉村精品村。就這麼一變身,恍如蒼駒白狗一般,這個小山村便實現了從建設美麗鄉村、發展美麗鄉村遊,到如今創建國家3A級景區的嬗變,將「山歌小鎮」的品牌輻射出去。沿著清澈的小溪一路漫步,那些有著數百年、形態古拙的老樹為我們擋住日頭擁抱,踩著透過樹葉跌落下來的碎影,觀賞著水光山色,伴著優美的山歌小調,感受著山村的變化。
  今天,舊地重遊感覺特別親切,就是那雲也一如從前,像魔術師般神秘出場。看,一朵雲不知何時悄悄的變幻出各種動物的模樣,搖頭擺尾地在對面的山頭上嬉戲玩樂。我喜歡在此地觀雲,朵朵白雲那麼近,那麼大,感覺一伸手就可以抓住似的,它形態各異,變化莫測,每一朵都牽引著自己的心思。此時,倏地湧上我心頭的是南北朝陶弘景的那首《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帝王的詔中問,山中能有什麼?沒有華軒高馬,沒有鐘鳴鼎食,更沒有榮華富貴,就只有那輕淡飄渺的白雲。然而,這只是貪念紅塵之人的欲望,對於品格高潔、風神飄逸的詩人來講,他的樂趣就是白雲、青山、林泉,就是那種超塵出世的追求。接過萬成兄遞過來的茶水,從遙遠的想像中回到現實,往日白皙的他略顯黑些,臉上透著一股淡然,這種神態與我所思的詩意是何曾相似。白雲大約往往與隱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對著那朵形如獅子戲球的獅子雲,它又是在寄託著哪一樣的遐思呢?
  如今的一都鎮,確實是適合於休閒的山鄉。從前,這偏僻的山中,即便山中風景優美如畫,可以攜一壺自釀的一都紅酒,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雖寧靜悠然,令人神往,但奈何山路崎嶇,進出一趟非常不容易。想不到這些年來,一都的變化就像這裡的雲,瞬間便有不同的寫意。寬敞平坦的高速公路,拉近了城市與山區的距離,鄉下的各種野味豐盛了城市的味蕾,也讓厭倦了城市喧囂嘈雜的我們有了躲避一時的去處。於是,一種雞叫聲中起,乘著山嵐薄霧,在一種古老而又優雅的煙火氣息裡,盡情享受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閒適。
  萬成兄屬於選派幹部駐村任職的龍卿村第一書記。獲知這一資訊時我有點驚訝,去年我們還常常一起采風,聊寫作,談畫畫,不曾料到他於2017年12月,便從泉州市水利局來到永春的「青藏高原」——一都龍卿村。這個尚屬省級建檔立卡的貧困村,全村482戶1495村民中,便有17戶貧困戶49位貧困人口。扶貧工作千頭萬緒,初來任職的萬成兄從哪裡下手呢?作為下派掛職的幹部,自然有他的各種資源優勢,在一次次深入村民瞭解後,和上級領導不斷的溝通中,他為龍卿村的發展把住了脈,從村民反應最強烈的問題著手,抓住基礎建設這一「牛鼻子」,將「136惠民工程」的實施,吹響了龍卿村經濟振興的集結號。半年多的掛職日子過去了,作為萬成兄引薦前來山鄉考察、扶貧和采風的隊伍中,我們不知道是第幾支了,但從村辦公室那些照片上看,很欣慰地看到萬成的工作成效已經嶄露!
  我抬頭仰望天空,白雲或像獅子回望、或像伉儷情深、或如飛龍噴霧、或似外星科幻……雖變化多多,但終會散盡,它們不拘泥於一方天地,也許它們所想的不僅僅是眼前的一片藍,而是天邊的藍,是對未來的窮追不捨。這也許就如當前的扶貧!我知道,萬成兄也會像這一都天空的雲一樣,雲來雲去,聚散終有時;但是,依舊會有許許多多如萬成兄來掛職的「雲」,絡繹不絕的來,套用地藏王菩薩的一句話,就是「山區不脫貧,雲就綿綿來!」
  生活在那裡的人們,恪守自己的寂靜生活,步履從容淡定,不慌不忙,不焦不躁跟隨著自然的悠悠節奏……遙望天空的雲,心中思緒萬千。此地雖說不是我的現實,但這裡卻可以安放我的心靈,為一份心的寧靜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