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協奏曲《梁祝》將與觀眾見面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間4年的時光就無聲無息地飛走了。四年前,籌畫、練習、演出的種種畫面還歷歷在目,《紅梅隨想曲》的音符一直都在我的腦際迴響。今年1月份團委決定要再舉辦一場音樂會時,各種各樣的心情都有。有能力嗎?有時間嗎?樂員夠嗎?最後還是責任感戰勝了顧慮,把這副重擔擔了起來。   
  開始聯絡各方面人士,這包括指揮、助陣的好手、音響師,大導演紅年學姐,還有音樂會的主角段皚皚老師,如同培水老總說的,段老師是上海民樂界的一姐,能請到她是我們的榮幸,當然這離不開江錫良指揮的鼎力相助才能做到。謝謝江指揮。香港方面的好手都是楊偉傑老師一手包辦,參加的都是頂尖樂手,謝謝楊老師。 
  當段老師決定要演奏《梁祝》時,我的心情又是高興又是擔憂,高興的是想不到僑中民樂團有機會演奏這首中外著名的樂曲,擔憂的是樂團有這個能力嗎?要在短短的五個月時間練好,但反過來想段老師和江指揮是看得起我們,信任我們樂團,肯定我們的能力才會讓我們嘗試演奏《梁祝》。當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慧麗時,她有點不相信,覺得很驚訝!有可能嗎?有沒有搞錯。接下來就是練習再練習的過程。 
  《梁祝》的譜子是用線譜寫的,我們的樂隊大多數人只會看簡譜,只有靠清池和啟仁翻譯成簡譜分給大家。這首曲有七百多小節數,將近三十分鐘長,練起來有一定的難度,需要的樂器也多,像定音鼓更是必需的,所以就動員了一些人際關係去借,後來才知道像這種貴重的樂器是沒辦法借的,只好自己買。買也不容易,本地沒現貨,只能進口,後來委託老團長連興的好朋友李華先生從天津轉無錫運來菲島,真要謝謝連興學長和他的大公子天源學弟和李華先生的鼎力相助才能順利到達。
  在這裡順便一提,我們有些打擊樂器如雲鑼、排鼓,經過時間的磨練而損壞了其中幾個,但又不捨得丟掉,只好聯絡北京樂器行來幫忙修理,但問題是怎樣把樂器帶過去,最後托華教中心黃端銘主席——我們的團員洪湄玲的好先生帶過去廈門,從廈門再委託胡鷺娜(以前樂團的古箏好手)托她姐姐帶到北京,最近修理好了又照樣經廈門由 蔡培根、黃慧珠夫婦帶回來。謝謝黃主席,謝謝鷺娜、謝謝培根夫婦。 還有,我們的新楊琴和中胡都 是洪湄玲夫婦到廈門開會時帶過來的,謝謝了! 
  我們現在的樂團指揮黃啟仁,年輕,充滿幹勁,為了排練好《梁祝》,他足足聽了一百多遍的錄音,熟悉每個環節,排練時駕輕就熟,對各聲部都瞭若指掌。江指揮最近來菲律賓指導我們排練時時說,已經有八成的水準了。這場音樂會他不但要給樂隊排練,自己也要練習中音笙部份,雙重任務。啟仁指揮,趁年輕多學習,保持謙虛態度,你要走的道路還很遙遠。我們隊裡有幾位年輕樂員像林自豪是個好幫手,練習室有什麼佈置,排位都是他跟著指揮做。李蘇有拉得一手好二胡,也是位幹將,能幫忙譯譜,又能開車送送我們的江指揮。盧大公子天源也是,成熟穩重,這次定音鼓在運輸方面都是他包辦,把樂器毫毛無損的運過來。施麗媚、蔡倚雲、洪箐鎂,每次有對外演出時都是她們做登記樂器、管理樂譜。還有好幾個年輕樂員都能擔當重任。希望他們能夠認真學習,團結一致,做好老一批樂員的接班人。 
  音樂會只剩下幾天時間,希望樂員們都能夠精誠合作,加倍練習,犧牲小我,把這場音樂會演好,不辜負各界人士對我們僑中學院民樂團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