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陸:大廈國的又一外交競技場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九月三日至四日在北京召開。這是一次空前規模的,旨在謀劃中非未來發展合作、構建命運共同體的重大盛會。非洲五十多個國家的國家元首、政府首腦以及非洲聯盟秘書長出席了會議。中非雙方領導人共同見證了《北京宣言》和《北京行動計劃》兩個重要文件的簽署。中國作為此次峰會的東道主可以說花費了一番心思,習近平在會上發表了主旨演講,對外宣示中非團結友好、共享機遇、共迎挑戰的決心,博得了陣陣掌聲。在會上,習近平還宣佈了一筆六百多億美金的對非援助計劃,讓出席會議的非洲國家領導人頗受鼓舞,盛讚中國對非援助的慷慨與真誠。總的來看,此次中非論壇成果豐碩,預示著中非合作前景的美好廣闊。
  回顧歷史,中非友好合作大概經歷過這麼幾個過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乃至七十年代初,由於西方國家敵視中國,毛澤東根據當時國內外情況,提出了廣交窮朋友,於是非洲國家便成了中國外交的深耕之地。為此,中國把一些優秀的外交人員派往非洲,對非提供了大量經濟、技術援助,政府和民間往來頻繁,關係密切,從而奠定了中非友誼的牢固根基。進入八十年代至新世紀初葉這個階段,由於中國專注於發展國內經濟,對非外交力度有所減弱,對非經濟援助的步伐也慢了下來,但中非關係友好合作大局沒有受到明顯影響。到了最近這十多年的階段中,由於中國綜合國力迅速提升,因此有能力把更多的外交資源投放到非洲大陸,加上對外能源依賴日見明顯,中國才意識到對非洲外交的重要性。
  從目前的情況看,中國似乎很想把對非外交帶進另一個發展機遇。這大概有以三方面的考慮:其一是為未來中國的大量能源需求以及對外發展作從長計議。眾所周知,非洲大陸地域遼闊,人品眾多,資源豐富,是一塊有待開發、有待發展、潛力巨大的“風水寶地”,因此,誰搞好了與非洲的關係,誰掌握了對非外交的主動權,誰就有較大的外交迴旋空間。其二,為了破解美國的遏制和圍堵。由於美國對中國的發展戰略焦慮越發明顯,因此遏制和圍堵中國的想法正逐步付諸行動中。在如何看待中國崛起的問題上,美國、西歐、日本、澳大利亞、印度等國容易找到共同語言,也容易結成一張合圍中國的“網”。中國若想突圍,非洲大陸就是一個缺口。其三,中國所提的“一帶一路”建設倡議,美國認為是衝著其主導的戰後國際秩序而來的。印度也顯得很不高興。目前美國、印度、西歐一些國家正在暗中拉攏一些國家抵制“一帶一路”倡議,“一帶一路”正面臨著嚴峻考驗。在此時此刻,為了讓“一帶一路”順利落實,中國也需要非洲兄弟的幫忙。
  針對中國近些年來加大對非外交力度,一些國家如坐針氈。美國、日本、印度最近也紛紛表示願出巨資幫助非洲發展。因此未來一段時間內,中國、美國、日本、印度包括西歐國家,很可能在非洲展開一場外交角力戰。在這場角逐中,如果從歷史淵源和感情方面看,非洲國家似乎更願意接近中國,因中國在這片土地深耕了相當長時間,培養出牢固的友誼基礎。但也並不排除在利益的誘惑和壓力的脅迫下,少數非洲國家見風使舵。因此,中國要想在非洲大陸站穩腳跟,大展宏圖,萬不可滿足現狀,需要進一步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