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審理大費周章

  最高法院全體會議今天將審理參議員特里連禮斯提出的撤銷杜特地總統宣佈對他的特赦無效的公告。高院此前通過抽籤,將由帛拉沓法官主審這起案子。杜特地取消特里連禮斯的特赦令,特里連禮斯要高院撤銷杜特地的決定,案子錯綜複雜,最後誰能取消對方的決定呢?
  到昨天晚上,法官帛拉沓還沒有提出對杜特地總統頒佈的第572號公告實施臨時禁制令(TRO)或初步禁令(WPI)。作為主審法官,他可以提出“保留令”,然後,由高院全體會議對他的建議進行投票。不過,到昨天晚上為止,他也沒有提出建議。
  杜特地總統上週二撤銷特里連禮斯的特赦令,理由是,他沒有提出正式的申請,也沒有承認他的過失,認為對他的特赦沒有法律根據,因此宣佈撤銷對他的特赦,並下令軍警到參議院逮捕他歸案。面對逮捕令,特里連禮斯決定留在參議院,接受參議長蘇道的保護。另方面,他向高院提出一項請願,要求法院撤銷杜特地總統的決定。
  對杜特地總統取消特里連禮斯的特赦令,反對派群起而攻之,聲援特里連禮斯,指責他公報私仇。支持特里連禮斯的人士主要來自自由黨和馬納洛黨的成員。此外,他也獲得眾議院左派“愛國主義聯盟”議員的支持。菲共創黨領導人施順也加入口水戰,批評杜特地在轉移人民對通貨膨脹不滿的視線。
  在杜特地總統公佈第572號公告取消他的特赦令後,特里連禮斯曾經出示一些文件,表示他根據程序提出申請,獲得前總統亞謹諾的特赦,國會參眾兩院也宣佈同意對他進行特赦,審理他的案子的法庭也宣佈撤銷他的案子。因此他認為,案子已經撤銷了,他不再是軍人的身份,已經是一名平民了。
  司法部長義瓦拉近日指出,他的特赦令是由前國防部長加斯敏簽署的,而不是憲法規定的由武裝部隊總司令——亞謹諾總統簽署,因此,從一開始他的特赦令就無效。總統首席法律顧問班尼諾支持這一觀點,聲稱根據法律,與特里連禮斯一起被特赦的叛亂軍人的特赦令也無效。總統府發言人羅計昨天表示,前國防部長篡奪權力,他可能被起訴。根據法律,特赦由總統頒佈,特赦令也必須由總統簽署,現在特里連禮斯的特赦令卻由加斯敏簽署,於理不合,這是一個致命的弱點。
  這是一起棘手的案子,就公眾的印象來說,特里連禮斯早在二零一一年已獲得前總統亞謹諾特赦,宣佈對他的特赦無效,好像有點說不過去。現在不但杜特地總統說對他的特赦無效,司法部也發現他的特赦令卻是由加斯敏簽署的,認為是違反憲法。
  不可否認,這起案子已經超出了法律的範圍,不僅僅是特赦問題的爭執,已經成為一起朝野對決的事件。高院如何處理這個案子,實在大費周章,尤其是首席法官黎加斯道剛剛上任不久,她上任伊始又宣佈將保持司法中立,不會受總統府的影響。在特里連禮斯把案子提到高院後,總統府改變了原來的了立場,表示現在不會對他進行逮捕,將等候高院的裁決結果。高院如何審理這個案子?讓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