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筍凍之味

  行走於巷陌,靈源茶、土筍凍、深滬魚丸、肉粽、面線糊、菜粿……芳香絲絲縷縷溢滿街頭巷尾,誘惑著旅人的味蕾。 
  燈籠在食鋪前火紅,炒菜的??聲,送菜的吆喝聲,喧鬧的小曲,仿佛隔空變換到耳朵裏。五店市裏的節奏,和諧,一派入情入味的慢生活。山水風物是眼裏的風景,而食物便是嘴裏的風景了。來嘗古早味的客人,心醉了。布簾被風掀起,可人的美味之物在鍋裏滾燙,鮮香氣息與墨香纏纏綿綿,氤氳繞粱。佳餚美饌頗多,而我獨愛尋常之物。就像文字,有的人愛古體文的對仗嚴謹,有的人愛白話文的簡潔明快。“土筍凍”是我這饕餮之徒最愛的古早味。這尋常之物實在不尋常。           
  “土筍凍”的食材就叫“土筍”,可它不是植物,與筍無關。它是調皮的大海之子,一種環節小動物,長得像蚯蚓,又似冬蟲夏草,名叫“星蟲”。將它洗淨熬煮,湯汁自然冷卻結凍,晶瑩透明。簡約誘人的一碗掀入唇裏舌尖,Q爽糯醇,食之難忘其味!據說,明朝的《閩中海錯疏》和清初的《閩小記》中就有土筍凍“形醜味甘”、“形似蚯蚓”等記載。看來,做法傳統、純手工的古早味、富有膠原蛋白的土筍凍,比洋果凍的歷史還長呢!
  質樸的土筍凍,入口、入胃、更入心。遊子歸來,不顧斯文大口咀嚼,嚼出了鄉梓的愛。嘗鄉味,就像品味人生,美食裏有情感、有故事、亦有感動…… 
  一種說法,尋常的土筍凍與民族英雄鄭成功相關——那一年,國姓爺籌劃攻打台灣,駐軍安平的海邊,餐風露宿,條件異常艱苦。有一段時間糧草奇缺,將士們餓得眼冒金星。為了感恩保家衛國的將士,當地老百姓紛紛把食物送到鄭家軍營。可是鄭成功治軍嚴明,並且體恤百姓們的生活不易,婉言謝絕百姓的接濟。軍中無糧,鄭成功心疼兄弟們,心急如焚,終日冥思苦想。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鄭成功猛然憶起生活在海邊的星蟲,便率將士們到灘塗挖捕,試著熬湯果腹,不曾想星蟲一熬,湯的滋味奇津,且有保健療養功效。從此以後,將士們便以大量土筍煮湯充饑。而鄭成功為收複台灣,日夜操勞、廢寢忘食,親丁每日把送到他案頭的土筍湯一遍遍溫熱。鄭成功不甘麻煩,直接食用已凝結成固態的土筍,竟發現:這味道比土筍湯更甘美!後來,土筍湯被改良成土筍凍,逐漸流傳開來。聽友人一說,我訝然了,原來,土筍凍是鄭成功無意間發明的。如今廣為人知的安海土筍凍,是由後人不斷改進工藝、添加佐料制成的閩南名小吃。
  一塊土筍凍入口,歷史的滋味滯留舌尖。幾秒鐘的過程,讓人感歎不平凡的意義!
  五店市裏的鄉村食物還有很多,蒸籠裏蒸出一個“發”糕,拼盤裏拼出一個“豐”字,油鍋裏炸出一個“福”……
  小街上,古厝老宅、天井院落……香氣嫋嫋。品味著特色小吃,我分明嚼出歷史的滋味。小街人來人往,續寫生活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