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桶大兵」與大律師

  2014年的菲語電影「Sundalong Kanin」是講述日軍侵佔菲律賓時代,4個孩子用簡陋的武器裝備去對抗日本侵略者。當孩子們找到了游擊隊時,被游擊隊嘲笑為Sundalong Kanin,但他們沒有因此而喪氣,還願意為游擊隊員和他們的兄弟去充當間諜,為反抗日本侵略者作出貢獻。
  「Sundalong Kanin」的意思是「指那些只會吃飯而不是打戰的士兵」。
  雖說廣州方言裡的「蛀米大蟲」是用來形容「只會吃飯而不會或不願做事的人」,但我認為用「蛀米大蟲」來翻譯「Sundalong Kanin」,有欠妥當,經過反覆思考,最後認為用「飯桶大兵」比較適合。
  兩年後的2016年,參議員戈頓稱特里連禮斯四世為「Sundalong Kanin」(飯桶大兵)。到了2017年,前司法部長阿義利和奧爾莫克市市長戈麥斯( Ormoc City Mayor Richard Gomez )也稱特里連禮斯為「Sundalong Kanin」(飯桶大兵)。
  貴為參議員的特里連禮斯會被人譏嘲為「飯桶大兵」,這完全是他的自作孽,因為他一直是參議院的麻煩製造者。持平而言,這位叛軍參議員在他恢復自由身之後,給人留下一個「有恃無恐」的印象,這完全是一位昏庸的政治人物一手造成的。眾所皆知的是,特里連禮斯曾經兩度發動軍變,兩次都以失敗告終,所以他被軍部拘禁,2011年被阿基諾三世總統特赦。特里連禮斯在阿基諾三世時期一直是黃黨及阿基諾三世迫害政敵的急先鋒。
  日前,杜特地總統宣傳撤銷阿基諾三世給這位叛軍參議員的特赦。老杜辯稱,特里連禮斯實際上沒有資格獲得大赦,因為他沒有提交正式申請的記錄,有證據表明,特里連禮斯在媒體採訪中公開表示,他不願意承認政變的具體指控,即使在他聲稱已經提出申請的媒體報導中也是如此。規則是,為了有資格獲得大赦,應提交正式申請,並應正式承認有罪。杜特地當局奇襲特里連禮斯,是這位參議員萬萬沒想到的,為了避免被逮捕,他只好龜縮在參議院。依照目前的形勢來分析,他是鬥不過從聖貝達畢業出來的大律師,最遲到了明年五月,本屆國會結束時,他就會再次被拘禁。杜特地總統取消特里連禮斯的特赦,所引發的爭議,只有高院才能作定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