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貢獻

  最近,菲華作家、詩人蒲公英(本名吳梓瑜,另有筆名老吳)出版了兩本書:再版詩集《我是蒲公英》和專欄文集《公英閣小札》。獲贈《公英閣小禮》,便替這本先來個薦讀。
  公英閣是作者的齋名。古時候文人都會為自己的家居或書房取一個雋雅或能寓意自己心志的齋名。吳梓瑜筆名蒲公英,公英閣的出處即源自筆名。《公英閣小札》共分千島明珠、故國情懷、時事隨筆、家、旅遊健康、雜談六輯,屬於小品雜文,每篇在七百至一千字之間,讀起來非常輕鬆,從個人、家事、生活、社會、政治,無所不涉,展現出一位華人作家對世道的關注與反思。
  在〈小米、步槍、紅軍〉一文中,他竟然把小米智能手機與紅軍的小米加步槍聯想起來,「手上拿著小米智能手機,我想要是真能出產一個全新的平版電腦,我建議以「步槍平版電腦」為牌名,至於手提電腦剛以「紅軍手提電腦」攻城略地」。「中國有了「紅軍」,「小米」加上「步槍」的三大名牌,以「小米加步槍」就好像在朝鮮戰場上把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打得灰頭土臉,以英雄氣概來打造自己的民族品牌,領軍手機及電腦市場」。想法雖有異想天開之處,卻也並非完全不可能。
  蒲公英曾同時擔任菲華兩大文藝團體菲律濱華文作家協會(簡稱菲華作協)的會長與千島詩社的社長。他最先大膽把亞細安華文文藝營引進菲律濱,才有至今菲華文壇不曾缺席歷屆文藝營的記錄。
  今年適逢亞細安華文文藝營創立三十週年,第十六屆的主辦權由緬甸華文作家於二零一六年七月在馬尼拉承接,十一月下旬將在緬甸曼德勒舉辦,同時舉行「亞細安華文文藝營30週年貢獻獎」與「2018亞細安華文文學獎」的頒獎儀式,蒲公英是菲華作協推舉的代表菲華的「貢獻獎」獲得者,理由是他最先牽引文藝營在菲舉辦,至今持續堅守文學崗位,熱心菲華文運,創作不輟並有詩集、文集出版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