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局抓人恐成“常態化”

  八月十四日,移民局探員在“九九九商城”抓捕了七十五名華人後,時隔半個月後的三十日再度在誠昌商場抓捕二十名華人。據《世界日報》報導稱,此次抓捕行動與以往不同的是:移民局行動隊探員在商場店鋪內見到疑似華人相貌便進行抓捕。這樣大規模對商場“掃蕩式”地抓捕華人非法經營者行動,必然驚動整個華社。
  如此之多的華人被移民局探員拘捕,華社顯然無法無動於衷。但是,“商總”及華社幾個社團到移民局總部探望被拘押的華人,移民局以“不希望外界打擾,影響對當事人身份核查”為由而遭拒之門外,連中國駐菲大使館的領保官員要進行探視,也遭婉拒,以“儘快對拘押人員進行身份核實”進行回復,駐菲大使館領保官員只得對移民局官員提出“人道執法”的要求。據“商總”外交委員會主任施超權披露,移民局下一個抓捕行動的地方將是布拉幹省(Bulacan)。移民局情報科主任曼納罕已經明確告知“商總”和“華助中心”:移民局將繼續在全菲各地對可疑外國人採取抓捕行動,並對他們的證件進行核實。
  看來,一場大規模的抓捕居菲非法工作者行動是難於避免的。
  移民局抓捕滯菲或居菲非法工作者是否合法?似乎無可厚非。畢竟,執法單位有法律依據的。移民局抓人後,進行身份核實,如果身份無誤隨即放人;而對滯菲或居菲非法工作者,中國駐菲大使館領保官員也無可奈何,畢竟需要尊重駐在國主權。同理,一個菲律濱公民到中國持旅遊簽證,但卻滯留從事保姆職業,同樣也是中國法律所不允許的。
  我們不妨翻開歷史,戰後的四五十年代,各國紛紛獨立,民族主義情緒高漲,領導人為了“取信於民”並得到人民的擁護,於是出台了針對外僑的一些法令。菲國亦是如此,如;一九四六年的“公共市場菲化法”,驅逐外僑攤販買賣;一九四八年的“銀行菲化法”,禁止外僑新設銀行;一九五零年的“進口商業菲化法”,不允許外僑享有外匯分配權;一九五四年的“零售業菲化法”,外僑不得新設零售機構和經營零售業;一九六零年的“米黍業菲化法”,禁止外僑經營糧食加工、庫存、運輸和銷售。與上述經濟法案相配套的還有“禁僑案”、“逾期遊客案”、“華僑登記案”、“入境特別手續案”等。這些法令或法案有的已經寫進憲法,至今沒有多大更改。當然,久居的華僑利用“巧妙的辦法”化解了與法律衝突的矛盾。但是,如今外僑多了,社會矛盾或許顯現了,於是,國家機器就開始運轉了。執法部門只要隨便拿出一九五四年的“零售業菲化法”,就可以正當查處了。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