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江郎才盡的時候

  常言道,「薑還是老的辣。」其實這句話要分別視不同的對象而言。對一位作家,倒不一定能適用。
  日前與一位知名作家聊天,提到一位上世紀八十年代較出名的小說家。這位小說家可真是「專寫」小說,也曾著有長篇小說。後來退休了,老了,按不住寂寞,又動起筆來。近年來某地盛行散文,報刊也多發散文,他便應時寫起散文來。遺憾的是四處退稿。
  須知小說與散文畢竟不同,寫法不同。改換一種寫法是要經過一番琢磨的。
  而更重要的是才能。寫小說要有靈感,寫散文也要靈感。所謂「靈感」,其實就是「知識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後的突然爆發。」(曹文軒語)
  一個沒有知識、散文藝術的浸潤,沒有思想沒有生活的作家,怎能寫出好的散文?只憑過去的小說「老本」,終日燈紅酒綠、歌舞卡拉OK,能寫出好散文哪怕是及格的散文?
  古人曰:不進則退。
  「退」也就罷了,江郎總有才盡的時候。再說,也不能佔著坑不拉屎,該退還是安心地退下來吧!無奈那位小說家,自己寫不來,連地方的小報都難以發表,還譏笑別人「還在寫」——其實是一種嫉忌。
  老作家還在寫,是因為人家「活到老學到老」,不斷學習不斷補充自己。
  當然,有些老作家再也寫不出東西來,並非「江郎才盡」,而是因為有種種的客觀原因,如身體條件方面。
  據稱,晚年的巴金近百歲都在病床上,一日要寫一、二百字都很困難。他沒有才盡,也才有名著《懺悔錄》,而是被病魔折磨。
  老作家的晚景有種種,實在寫不出來不要強寫,好好?養天年吧,更要祝賀年青作家的成長;能繼續筆耕不輟的也是好事,值得慶賀;至於想輕鬆享受的就享受;不覺得累反而認為寫作是一種樂趣,那就繼續樂吧!
  江郎才盡,在作家群中畢竟是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