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路窄,特里連禮斯遭殃

  杜特地總統八月三十一日簽署第五七二號公告,撤銷前總統亞謹諾二零一零年對參議員特里連禮斯的特赦。理由是,他沒有提交正式的特赦申請表格,也沒有承認他涉及二零零三年橡樹園兵變和二零零七年佔領半島酒店所犯的罪責,因此,總統根據一九八七年憲法有關條款取消對他的特赦。杜特地下令司法部和武裝部隊軍事法庭對他提出刑事和行政控告。他還下令軍警根據合法手段逮捕該軍事政變的首領。
  特里連禮斯原來是海軍一名上尉,二零零三年夥同現任眾議員亞禮漢諾等人在馬加智市橡樹園發動兵變,揚言將推翻時任總統的亞羅育夫人。二零零七年,他又率領軍隊裡的馬納洛派系士兵,在對他們進行庭審時離開並佔領半島酒店,同軍警對峙,後向軍方投降,參加兵變的士兵遭到軍事法庭監禁。二零零七年,他在獄中參加參議員選舉獲勝,因有案在身,未能到參議院視事。二零一零年六月亞謹諾執政後,對特里連禮斯、亞禮漢洛等人進行特赦。
  還在二零一六年競選期間,特里連禮斯扳倒總統候選人敏乃後,故技重施,又對杜特地進行攻擊,揭發他銀行裡存有大量現金,當時鬧得沸沸揚揚,後來不了了之。杜特地當選總統後,特里連禮斯雖然不是在野黨成員,但是對杜特地總統的批評和攻擊比一些在野黨成員更加激烈,除了再次揭發杜特地的家人在銀行存有大量金錢外,最近又以掃毒出現血腥事件把杜特地告到國際刑事法庭。為什麼特里連禮斯一而再、再而三對杜特地發難?感恩圖報,為了報答亞謹諾對他的知遇之恩,因此甘當槍手不斷對杜特地總統開炮。
  對杜特地總統撤銷他的特赦令,特里連禮斯第一個反應是批評杜特地“愚蠢”,並且說這是“鬧劇”。他表示他不會反抗,也不會逃跑。不過他表示不會自動投案,將接受參議院的保護,不會離開參議院的拘留室。
  對杜特地總統撤銷對特里連禮斯的特赦,出現正反兩種意見,各自提出自己的看法。目前隨杜特地總統在以色列訪問的總統發言人羅計表示,杜特地總統撤銷特里連禮斯的特赦令不涉及政治,這件事在兩年前就提出來,現在才作出決定。他甚至指出,當年亞謹諾特赦特里連禮斯是有政治動機的,而杜特地撤銷他的特赦令是根據法律和事實。
  總統首席法律顧問班尼諾也出面力挺杜特地總統的做法。他表示,總統有權撤銷對特里連禮斯的特赦令,不必經過國會的同意。他表示,總統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保衛國家免於遭到政治攻擊。
  副總統仁妮.羅布列洛昨天對此作出強烈的反應,發表一項聲明,指控杜特地這麼做目的在對批評他的政府的人士造成寒蟬作用。她說,政府採取這種方法來轉移民眾對政府不滿的視線,他呼籲杜特地把精力用在解決通脹、失業、貪污等問題上。參議員狄里侖等人也批評杜特地的做法。
  那麼,參議長蘇道的態度如何?他表示,參議員特里連禮斯受到參議院的保護,軍警不能到參議院抓人。如果出了參議院,那是另一回事,參議院沒有意見。他的態度和立場獲得參議院一些同僚的支持。目前,特里連禮斯待在參議院拘留室裡。蘇道允許,要待多久就待多久。
  雖然杜特地總統撤銷了他的特赦令,但是特里連禮斯一點也不退讓,反而厲言相向,威脅說:一天他會遭到報應。他在參議院對記者播放了一段視頻,顯示他曾經提出特設申請,並且表示總的來說他犯了錯。他以這兩點來反駁杜特地列出的罪證,表示杜特地對他無證逮捕。但是司法部表示,他們擁有一份二零一零年的文件,顯示對特里連禮斯的控告只是停止而已,並不是銷案。因此,總統可以根據法律撤銷他的特赦令。
  雙方都提出了對自己有利的理由,這個問題到底如何解決,現在還難說,必須等待事件的進一步發展。杜特地總統撤銷特里連禮斯的特赦令的理由是否能站得住腳,必須接受法律的檢驗。此外,特里連禮斯為了自保已經向法院提出一項動議,對總檢察官加里沓提出控告。這個事件,最後可能必須由最高法院出面進行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