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砍人反被殺”為何引起熱議?

  其實,這只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但在互聯網卻引起巨大的熱議。
  案情的經過大約是這樣,八月二十七日晚上九點左右,江蘇省昆山市開發區震川路發生一起刑事案,一輛“寶馬”車與一輛電動自行車在路口附近發生刮擦,“寶馬”車上走下兩女兩男,其中開車男對著騎車男拳腳相加,從公開的視頻上看,騎車男看似沒有還手,開車男似乎仍不解氣,返回車裏拿出一把長刀,追著騎車男一陣猛砍,不知何故,砍刀竟然滑落地上,騎車男撿起砍刀對著開車男砍下去,被砍傷的開車男慌忙逃竄,騎車男仿佛“砍紅了眼”,繼續追著開車男一陣猛砍,被連砍七刀的開車男一命嗚呼。
  刑事案本到這裏結束了,十多億人口偌大的中國,因小事糾紛而發生這種命案,原本就是一天的新聞呼嘯而過。然而,這起刑事案卻在互聯網上“逗留”了幾天不肯散去,而且在不斷發酵著。
  被騎車男砍死的開車男經過媒體曝光後,發現他身上刺滿紋身,再“人肉”一搜,一個名為“天安社”的兄弟商會浮出水面。當然,紋身者並不一定是壞人或者與黑社會有關,但是,細心的網民卻搜出被砍死的開車男劉海龍年僅三十六歲就有累計九年的牢獄生涯,這就引發網民對對是非的判斷,擔憂起騎車男的命運。於是,正當防衛與防衛過當成了輿論熱議的焦點。
  人們拋開開車男的諸多劣跡不提,開始同情騎車男的命運了,畢竟,同情弱者是一種從眾心理,但是,法律總有對犯罪與否有明確的界定。
  如果騎車男撿起地上的砍刀只對開車男砍下那一刀後住手,或許就不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論,關鍵是騎車男對開車男連砍七刀,這就超越了正當防衛的範疇了。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騎車男既不是預謀殺人也並非故意殺人,從這一點就可以斷定:騎車男無需“殺人償命”。人們之所以沒有對開“寶馬”車的被殺男懷有絲毫的憐憫心,並不是大眾的仇富心態在作祟,而是普通大眾對紋身男有一種視覺上仇恨心態,紋身凶獸圖案與“黑社會”劃上等號。“為民除害”成了公眾最大的呼聲,但互聯網上的聲音能否影響到司法的判決,網民只能拭目以待。
  今年,中國政府有關部門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運動,迫於形勢的壓力,騎車男或許有“法外開恩”的機會。
  但願社會多一些寬容與和諧,人口擁擠的城市難免會發生刮刮碰碰,如果開車男與騎車男只停留在“口水戰”,或許悲劇不會發生。但是,一點小糾紛就非得拿出長刀制服對方,這就有了“危害性特徵”、“暴力性特徵”等“黑社會”性質的特徵,這就是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打擊的對象。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