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珮權

  兩天前的早上,筆者未起床,已被手機的連續信息提醒聲音吵醒,於是馬上起床盥洗,開始一天的作息。
  結束盥洗,按照筆者的每日生活次序,首先喝溫水「送」藥,然後開始按手機寫逢一、三、五的拙文。未開始動筆前,筆者還是打開微信信息查閱,究竟是什麼大事一早如此「鬧熱」,看後方知是西河堂理事宗親微信群的大事,原來是咱們岷市議員、西河堂理事、六蘭堂副理事長梅瑟宗長的兒子珮權 Moises Cleon Merrick Limyuen 當選本年度菲華先生的榮銜,誠然可喜可賀。作為西河堂的理事在群裡紛紛點讚、恭喜,亦有寫了許多溢美之詞,由此可見「人心所向」,大家都與有榮焉,珮權的「奪魁」對林氏大家庭而言是一件大事。
  筆者今天寫這篇拙文真誠表揚珮權宗親,因為梅瑟、珮權喬梓是自己所熟悉者,平時亦有共事,印象深刻。梅瑟宗長交遊廣闊,認識他的人可多了,毋須筆者著墨,但筆者非常感恩他曾經幫忙過處理一份過期的歷史文件,今日且舊事重提,受人恩惠,永難忘懷。
  說到珮權小宗親,一直印象深刻,早在數年前,筆者幾次到外省參加埠際會,那時他們那群年青人經常同行,已見他的樂於助人的表現,後來其活躍於西河堂和六蘭堂的青年組活動,不論合群登台表演,或於集體交遊活動均能表現出對人家的關心,這是當今許多年青人所少見。珮權的咱人話更是流利,與吾等「老人家」交談,不似時下年青人的Taglish般的混淆,聽起來相當爽快。
  遠的記憶不談,就談今年西河堂在四月九日到蜂牙絲蘭省禮訪北呂宋分會,其作為青年組成員,陪同咱們到當地進行聯誼活動,一路上與吾等「老人家」交談甚歡,沒有隔膜,在旅途中盡顯歡喜氛圍,尤其是當晚的回程路上,交通嚴重堵塞,到達岷市已接近子夜時份,珮權、珮雄兩兄弟還特意延宕自己回家的時間,開車送我回家,一路上再顯其對長輩的關心,教我即時想到梅瑟宗長家教的成功。
  恭喜珮權獲得菲華先生的榮譽,林氏大家庭都因你而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