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暖心

  回歸閱讀,心暖花開。忙,絕對不是不閱讀的理由。手頭上有六本書要讀:曾平暉的《閩海兒女》,吳梓瑜的《公英閣小札》,吳梓瑜、洪仁玉、王勇、蔡秀潤、張琪主編的菲華作協會員詩文集《千島珍珠》,小華的《回眸來時路》,王國棟的《芥蒂集:王國棟詩文暨紀念集》,都會一一薦讀。
  先談《千島珍珠》,此書收入吳梓瑜、柯清淡、磊光、楊韻如、林英輝、蔡秀潤、江一涯、鄺群新、潘嘉慧、修如、許秀枝、錢昆、林秀心、洪仁玉、吳新鈿、莊子明、張淑清、王勇、蔡明正、安順、阿得、一民、蘇榮超、溫陵氏、明澈、吳天霽、月曲了、李惠秀、王錦華、陳嘉獎、白凌、林素玲、許東曉、董君君、劉純真、楊逸萍、張子靈、蔡友銘等38位會員的詩、文作品。編排、印刷與內容皆不錯,頗能代表菲華作協成員的整體水平。誠如時任會長的吳梓瑜在序言中強調:我們秉承著薪傳和發揚中華故有文化的責任,這就是菲律濱華文作家協會組織的初衷與推動力。我們集合了一群志同道合,響往故國文化的文藝愛好者,不辭辛勞搖起筆桿子,以方塊字來創作、來捍衛故有的優秀文化。
  已故作家吳新鈿與月曲了,生前曾分別擔任菲華作協會長與副會長;書中其他作者目前都算是文壇活躍與比較活躍的。但我發覺菲華文壇無論是編書、辦活動,甚至文藝團體刊登職員表,都犯一個常規性的錯誤,即原名與筆名不分。如果一位作者,是以筆名亮相文壇,那在任何文化場合都應以筆名為準,原名是在寫簡介時才標識,否則就會出現不知其人的尷尬現象。就以《千島珍珠》為例,拿到東南亞華文文壇,不少文友會不知道吳梓瑜就是蒲公英、鄺群新就是學無涯、潘嘉慧就是白浪。主編張琪與作者張子靈同一人,一書用兩名,也是疏漏。
  寫文章常說好話,有時也得提提意見,才能彼此完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