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航事件

  前些日子,大岷區天氣惡劣,大雨傾盆,一架來自中國廈門航空客機,竟然沖離跑道,陷入泥地,一個引擎脫落,但萬分幸運,乘客全部安全,沒人受傷。根據報導,航機第一次著陸失敗,機師第二次降落時,飛機偏離跑道,發生意外。
  但事件真相如何呢?飛機「黑匣」已送新加坡研究,尚沒報告。依常理推論,機師人為錯失可能性極大,因為第一次著陸沒成功,第二次應該更小心,目擊者說飛機在跑道滑行時,路線不直。機師說能見度不佳,只有兩公里,是推卸責任之辭,現時導航設備先進,否則飛機怎能在夜間升降?
  現在空中交通繁忙,對機師的需求極大,不排除有人資格不夠。肇事的機師是韓國籍,莫非是不明指示?大岷機場當局的應變能力也令人錯愕,未能及時移走跑道上的飛機。僑領盧武敏學長的起重公司,設備齊全,吊走數百噸的飛機,輕而易舉。在電視上看到被滯留機場的旅客數以萬計,Pampanga省的Clark機場離大岷不足一百公里,何不安排航機在那裡起落?只是主事者可有這個能力、魄力和意願?
  人被車子撞死乃平常事,被飛機撞死,就很少人有這種「榮幸」了。多年前一架民航機衝出跑道,撞到南高速公路的一輛集尼車,車上十餘乘客被撞死,Only In The Philippines!大岷國際機場是世上最危險的機場之一,跑道窄又短,目前最大的客機「空巴380」就沒法起降。現在交通多靠飛機,機場是外來客接觸到的第一個地方,予人的印象十分重要。我們機場硬體不說,兩三年前竟發生「栽彈」事件,有些旅客怕被栽彈,將行李用塑料薄膜層層包住,貽笑國際,Only In The Philippines!
  香港赤蠟角機場是世界上最大機場之一,有兩條又寬又長跑道。香港政府預見未來需要,特別起用已退休的工程師,青馬大橋設計者蔡新榮主持第三條跑道的建築工作。蔡新榮學長是蘇浙校友,閩籍,常來菲參加校友會就職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