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往事

  日前談到老朋友咖啡會,有位新朋友來聚會,閒談到香港五、六十年代在北角的「僑校」,所謂「僑校」即是在當時為菲律賓華僑子弟而辦的學校,五、六十年代很多福建閩南地區的僑屬被批准前往香港以便在香港與菲律賓的親人會面,因此大多數僑屬婦女與孩子都留下來在香港生活。可是人地生疏,語言不通,孩子們上學讀書也是一個問題,因為香港的學校都是用廣東話教學,除了培僑中學與福建中學用國語教學。因此在香港的福建人就辦了「學校」,以便讓孩子們先適應環境,再轉到別的學校就學。在北角就有很多間這樣的學校。
  這位新朋友原來也是舊同學,他說他初到香港時就是讀廣東話教學的學校,可是上課時好像「鴨子聽雷聲」,而且同學們有歧視兼排斥,後來有親戚介紹去北角渣華街的「集美僑校」讀書。這所「集美僑校」是由三間「僑校」合拼,三間學校的校長兼教師,學校也只有幾個班,因為這些來香港的僑屬孩子的年齡相差沒有幾歲,當時「集美僑校」的校長施子清是我們的同鄉,他後來經商成為香港富豪、中國全國政協委員。他的詩詞與書法已成大家,出版了詩詞集與書法集。記得他的書法展在菲律賓錢江聯合會舉行,我也有去觀賞,我們見面時,我問校長還認識我嗎?他說你是「臭志」!
  我們讀「集美僑校」時,家住銅羅灣的霎東街,霎東街旁邊是利舞台大戲院,後面是電車廠,旁邊是羅素街,現在的時代廣場是原本的電車廠。每天早上要從波斯富街走去軒尼士道的電車站搭電車到北角的春秧街下車,才走路到學校,中午就在大排檔吃午飯;下午放學,有時候看到電車掛著「回廠」,我們就乘搭,因為電車「回廠」是從軒尼士道轉入波斯富街,剛好接近我們的住家,不然從北角乘搭電車回家,到了軒尼士道就要下車,還要走一段路才到家。有時候走路回家,省下的電車費一毫錢,買雪橄欖來吃。學校每個星期都有體育課,老師們帶學生們到維多利亞公園自由體育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