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節奇異

  2018年中元節(七月半),是西曆8月24號,這天凌晨5點,因內人要到岷倫洛住宅敬祀祖先,筆者跟著醒來,感到還早,又倒頭睡下,朦朧間,在玻璃窗外見到故叔父清尚在南安同鄉總會大牌匾下猶豫盯著,筆者並沒感到他已居於另一世界,直覺他是迷路了。馬上敲著玻璃窗喊叫,準備下樓開門接他,但他一直搖手沒說話,從其手勢大致瞭解,他進不了門,要走了,讓我不必下去。「嗚」地一聲,不遠處火車聲將筆者驚醒,原來是南柯一夢。
  叔父已經走了三年,從他走後,每年的「萬聖節」或農曆「清明節」前,他都會在南安總會門前大牌匾下徘徊,讓住在會所綜合館前樓的的筆者夢到,今年卻在中元節這天出現。一次比一次逼真,不得不讓筆者對「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說法懷疑。因為前兩次,特別是他剛離去的那年「萬聖節」所見,分明說是門神戶位之神擋著,他進不來……去年的農曆「清明節」前,也是在窗外說佛門聖地,他不可輕易進來,好多次南總在開月會,他都想進來與大家一起參與,可惜進不來……叔父生前對南安同鄉總會的熱愛,從參加籌會開始至他病重的廿多年裡,從沒缺席過一次會議或活動,家嬸和他兒子,受其精神感染,在他離去後,不但為其捐獻會裡的文教基金,還將其當屆的理事捐全部繳清。叔父生前對南總的熱愛事蹟很多是少為人知的,因為他只懂得默默付出,但從他離開前這幾年,也就是南總大廈興建開始,可見一斑,他不但以身作則捐了巨款,還盡力發動與他較有交情的鄉親捐獻。好幾次聽到他不惜得罪人的勸捐話:多為鄉親萬年基業捐點,是積德,也為自己流芳百世,否則,留再多給子孫,他們不會感激你,更不會燒給你……
  家叔的另一面,他克己待人,在病重時,家人為了讓他上下樓方便,計劃安裝一個小電梯,在他的極力反對下作罷。為了方便他的起居,家人為他添置了一張與醫院同款式的床(菲幣壹萬多元),過後,堂弟(他兒子)不知受過多少次責備。如此儉樸的人,卻對公益事業這樣闊手熱心,老一輩華人優秀中華民族傳統,令人肅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