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者為上

  古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現今,農村人下田插秧,城裡人幾乎沒見過,只在超市裡見過貨架上擺放的一袋袋乾乾淨淨的白米;而每天吃的大米,似乎也逐漸被人忘記從何而來?
  原生態的農村生活,老一輩人體驗過那種農作的樂趣,筆者也只是童年時見過,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慢慢變淡了,偶爾被人談起,從土裡成為碗中白飯的鏈條猛然鮮活起來。
  和友人聊天,友人講起來他年輕時插秧:種田很辛苦,頭頂烈日,整天蹲在水田裡插秧腰腿酸麻。還不時有蚊蟲叮得滿身是包,水中的螞蟥咬破皮膚不會有知覺,一旦發現腿上已有血,膽小的嚇得大喊大叫。
  在農村,農活中最強的技術活是插秧,太稠密互奪養分會瘦弱枯萎;太稀疏產量會降低。所以第一個下田插秧的人是最有技巧和經驗之人,因他把秧插歪了,後面的跟著就不整齊了。這時,有經驗的老農能插頭秧施展自己的技能並受到尊重,就連平時地位高甚高的人也和大家一樣靜靜地退到一邊,看著有經驗的老農不慌不忙,一彎腰一株苗就被插進泥土裡,一行插完。然後後面人跟上,老農則按照插秧的規矩,能者為上,不再勞動。坐在樹蔭下,吸著煙、喝著茶,悠閒地望著其他人做事。
  成功從來不是一場獨行,大家集體勞作,在一片愉快的說笑聲中插著秧。這種愉快地插秧方式,忘了勞累,插秧效率也很高。甚至在繁重的勞動下,還忘不了弄個娛樂節目——插秧比賽。
  經過辛勤勞作後,原來的水田被點綴上了綠,看起來綠油油的,給人一種生機和希望——希望風調雨順,有個好收成。
  最後,友人說:離開農村幾十年,現在農忙的季節,走在田埂上,看著滿田的泥巴,回想起原來的插秧方式,心裡還是禁不住砰砰地跳;再想起插頭秧的能者為上,受人尊重的老農,心頭一股暖流湧上心頭,他當年的神態還在眼前浮現。
  這種忙碌的插秧場景對於現代年輕人來說已是無比的陌生,但農活中這種「能者為上、知人善用」的用人方式值得企業借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