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孝有福

  一些舊時的鏡頭,在陳素芬的記憶中是不會褪色的。
  從孩提時候起,就見父親時常到西街或南門買一些風味小吃回來。父親是疼愛孩子的,但這些好吃的東西更多的是為阿嬤準備的。阿嬤是城裏人,風味小吃是她的最愛。
  “為人子女,一定要懂得孝順父母,有孝才有福”父親常說這句話,素芬那時似懂非懂,直到後來才慢慢解讀開父親的含義。
  素芬的父親在海邊的埭頭村開了家食雜店,人緣很好。“那時偶爾有流浪的乞丐路過,父親便會從店仔裏拿些糕餅和水讓其充饑,有時也會拿兩三塊錢給那些人”素芬記憶猶新。
  為善的苗子那時在素芬的心裏頭開始根植。“百善孝為先”的思想,也早早在素芬的腦中烙印。
  二十三歲時,素芬經人介紹結識了家住法花美村的魏姓小夥子。即將成為夫家的這戶,僅有的房子是兩三間破舊的石頭房。這個家很窮,而且有一個患有精神病到處流浪的父親。但對象是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緣分的到來讓素芬不知為何也沒多想就答應啦。
  父母沒有反對這門婚事,親家的情況,探過“家風”時就一清二楚,但認定的事,他們知道女兒一定自有緣由。“只是,我出嫁的前一天,父親痛哭了一場”“過後,父親告訴我,一定要記得常回家”素芬告訴筆者。
  嫁入魏家數月,陳素芬仍未見過公公。只知道鄰居叫他慶阿,還知道他已經離家流浪數年。
  一天兩天過去啦,一年兩年也過去啦,素芬和丈夫經常出門尋找,也托親鄰好友打聽,但依然沒見過公公的蹤跡。一波未過,一波又起。這年,丈夫意外摔傷,這更讓素芬不知所措。
  “照顧好家庭,孩子我們來帶,慶阿也一定要找回來”娘家父母極力支持著。
  2003年夏秋,有一天,外出的鄉人告訴素芬,在航空旅遊城邊見到慶阿。情急之下,在打工的素芬連請假也沒有,便跨上自行車和這位熱心人奔尋而去。
  十幾分鐘後,一幕只有在影視中才能見到的場景,在洛陽江溿感人地拉開。
  太陽底下,一個蹲坐在路邊草叢休息的流浪人,身穿破舊雨衣,頭戴用水泥袋折成的破帽子,帽子下蓬發髒亂,垢臉烏黑,兩眼呆滯,盯看著駐步的來人……
  這就是尋找中的公公???
  素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慶阿,這個是你的兒媳婦素芬,來接你回家了”熱心的鄉人打破了剎時的僵局。
  這個叫做慶阿的流浪人遲疑地把眼光移向素芬,不可解讀地緊盯著……
  “爸爸,我是你的兒媳婦,是來接你回家的”素芬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竟然毫不陌生地伸手想去牽公公……
  “你先回去,我等會兒再回”慶阿開口啦。
  “爸爸,咱厝有好吃的,回家吧”素芬耐心地哄說。
  或許是肚子餓著聽到“好吃”兩字的誘惑,也許是“爸爸”兩字親情的召喚,慶阿開始跟著回家。
  開始一段路,慶阿好幾次停步,猜出公公可能半路溜走的素芬索性伸手將他牽住。
  一手自行車,一手流浪漢,一路走來,路人甚是詫異。
  曆程數年的流浪路途,終被這個陌生的兒媳婦牽回了鄉裏。
  慶阿,終於回家啦!
  洗去數年的汙垢,剪去數年的蓬發,穿上新買的的衣褲……
  流浪漢慶成為了過去的曆史。
  親堂兄弟,鄉裏頭尾,紛紛過來探望。
  “身子洗了足足三遍” 素芬望著變了模樣的公公,又一次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想不到慶阿能回來”
  “慶阿真是有福氣”
  ……
  眾親鄰感歎不絕。
  “做夢也不敢想”
  “真是做夢也不敢想”
  “做夢也不敢想到會有這麼好這麼有孝的兒媳婦”
  素芬的堂伯一連驚歎地說著。
  為了讓照顧好剛回家的公公,單位準許了素芬幾天假。流浪數年,慶阿反而不太適應家的生活。這幾天,素芬認真安排好公公各項生活起居所需,也特別做好一些飯菜。然後,象照顧小孩一樣哄著公公。
  起居的時間開始慢慢習慣,三餐的時間也慢慢適應,偶爾到房前屋後走一走,倦了也會回家休息。雖然還是要像哄孩子一樣看護著他。
  洗澡是比較操心的,流浪的人最會忽略的可能是這件事。
  “每次洗澡時擔心他會不小心會滑倒,就盡量減少他在浴室的時間,都先幫他把背擦好,然後調好水,擰好毛巾,我才在外面等候著”素芬告訴筆者。
  “慶阿來我這理過兩三次發,每次都是他兒媳婦像哄孩子一樣哄來的”村裏的理發師老魏說。
  無奈,素芬只好買來理發工具自己學著動手。一次兩次三次,素芬居然把理發的手藝弄得像模像樣。
  “慶阿跑去山上”有一次傍晚,鄰居告訴素芬。又得停下手上的活,急匆匆奔往村後的山頭。“慶阿,慶阿”“爸爸,爸爸”素芬不停變換著稱呼,著急地滿山尋找,最後才在一處山坳找到公公。見到兒媳婦,慶阿邊憨笑邊說“很久沒來這裏啦,很久沒來這裏啦”。此時的素芬有氣,也有笑。
  一走出去就是這樣經常會忘了要回家,忙裏忙外的素芬總得又這樣到處把他吆喝回來。
  一時的看護照顧難,十幾年長期的看護照顧難上加難。
  不忍心看著如此操勞的素芬,也有鄉鄰勸說:算了吧,不一定這麼費心,強要捉一只蚤母在自己的頭上跳。素芬卻始終沒有想過退卻。
  為了維持這個家,時常把年幼的孩子寄托在娘家,每天除了打工外,還要料理如此煩雜的家事,有時也會有鬱悶的心情。當然,這心情是不會在夫家有半丁點表露的,只是偶爾回娘家找父母親傾訴一番。
  “說來也奇怪,當時第一次把四歲多的弟阿(素芬對兒子的愛稱)接回家見他爺爺時,孩子竟然不會認生,只是公公竟然背對他的孫子”素芬說,公公雖然精神有患,但卻讓她把孩子抱到房間,等一會兒再讓他出來。一時大霧的素芬才悟起公公的意思,在閩南有親人頭次入門不允直接見面的風俗,這會“相沖”。弟阿和這個流浪的爺爺後來很融洽。往後相處的日子裏,每次吃飯,弟阿總會不忘端起飯菜叫爺爺吃,。
  有一次,慶阿突然告訴兒媳婦說想吃甘蔗,這是公公第一次主動向素芬索要東西吃。素芬趕緊先放下手頭的活出去買來甘蔗給公公。忙完活後,素芬卻見公公不知所措,手上的甘蔗依然半節未動。原來,流浪數年,慶阿的牙齒已經掉了好幾顆。素芬重新把甘蔗拿回來,用刀把甘蔗切成小小的丁片狀。終於可以慢慢嚼嘗啦。久違的甘蔗,讓慶阿回到了記憶中的日子。甜甜的味汁,甜甜的日子……
  有了兒媳婦的用心,有了孫子的融入,慶阿的狀態有了較大的好轉。
  “慶阿書讀不少,有知識,寫一手漂亮的字,還不到四十歲卻犯病精神不穩定,加上他母親病逝後便開始到處流浪,實在是不幸。好在有了素芬這個兒媳婦,是慶阿人生不幸中的有幸,不然他沒辦法多活這麼多年”法花美老協會長魏春生如是說。“素芬真是一個模範兒媳婦,應該值得眾鄉鄰學習”。
  行孝有福,素芬的善舉也終有得到了回報。新翻建的房屋有兩層,二樓自家居住,一樓臨路口的租給店家經營。“感謝政府與大家的關心,讓我有機會改造原來的石頭危房”,在離家附近工廠上班的素芬見到一天比一天好起來的家庭,緊鎖的眉眼已悄然解開。
  筆者在華大街道法花美居委會釆訪素芬時,雖然感覺到她比實際年齡略顯蒼老一些,但十多年的由衷為孝也讓她透露出特有的善意笑容。與她的交談,總在一種對她的敬意情感中進行。
  古漢字中“孝”為會意字,上為不全之老人,下為子女,父母年老,需要子女的支撐。
  孔子曰:“人之行,莫大於孝”。
  《孝經》言“用天之地,分地之利,謹身節用,以養父母”。
  她,是一名普通的農家婦女,當然不一定會去經意那些古代文字的內涵。但她卻用實際的行動,實實在在地演繹和傳遞著孝道的真諦。
  陳素芬,讓孝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