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期已過……

  原本題目想叫《花期已過,尷尬游》,覺得不順口,就算。我想說的,一些旅游、觀賞的接待地方,甚至組織者的旅行社,要更加人性化,要充分考慮旅客的心情和需要,根據實情安排,做到情景統一,實在做不到的就不安排,畢竟聲譽重要,名譽高於實惠。
  一次到某鮮花港,廣告依然,門票依然,管理亦依然,而進入了才發覺上當受騙,無法以常有的心態面之處之:花已謝了,即便有的還在枝頭,也已凋敗相十足,蔫不拉幾的,游客無法站近并拍照。
  有客人對話——
  甲:“看看,這叫啥呢,還三十元三十元的,二十元十元都不值。”
  乙:“是啊,是啊,要實講,不能蒙人。”
  於是,便有了我與愛人對話——
  我:要我看哪,一定要收費就收個意思,十元十五元的,讓人知道花期期已過了,願看就看,願者上?。
  愛人:那是,什麼貨賣什麼價,三十元雖然不多,但要值不值,要貨真價真,要讓人看了心爽。”
  近日到永福看櫻花,這種想法越來越明顯。此趟旅游明明白白叫賞櫻花,來了才知道花期已過一期二期,而所謂的三期尚未到來(也不知真有第三期沒)。
  車到永福,已午,先飯。午飯後,導游跟我們講,他就不上去了,第二期剛過一周,第三波還沒到來,你們自己上去選擇著看。茶園也不錯。
  客人回道,我們可是來看櫻花的嘛!
  導游說,是啊,是啊,可是櫻花也還有一些啊,就是過期了。來了,看看吧,隨便,我們給的時間無非三個來小時不到,其實,也沒得看多少。
  愛人說,交了錢,旅行社才說花期已過;又說,茶園可看茶樹可看。既然來了,看看茶園,看看茶花,也好啊。
  其實,她說的也是,一個整日與病人打交道的人能出來散散心透透氣已心滿意足,還有別樣的風景可看,自是高興。愛人說,茶園就茶園。我應和道:好,茶園就茶園。
  旅游,無非游個心境。
  插個鏡頭。這次櫻花游,《行程安排》挺不錯——
  11:30,在農家餐廳用餐。12:30,前往台品櫻花園。驅車前往櫻花園,沐浴陽光中,享受芬芳,牽手步行,感受獻花,邂逅帥哥美女,點綴在綠葉紅花的詩情畫意中。賞花,拍照,笑談,嬉戲……永福,儼然成了一個櫻花的世界,一個歡樂的海洋。永福櫻花品種齊全,有緋寒櫻、中國紅、云南櫻、吉野櫻、八重櫻、福建山櫻等42個品種。目前各品種的櫻花正次第盛開,有朱紅的、粉紅的、雪白的,漫山遍野的櫻花將整個永福打扮的花團錦簇。後驅車前往台緣山莊。在5萬多畝的茶山上,置身10萬株櫻花園裡散步,拍照,郊游,呼吸新鮮空氣,親近大自然,放松心情,仿如世外桃源。茶道上暢游花海,呼吸新鮮空氣,欣賞著如畫美景,灑下一串串歡聲笑語……
  這些廣告語,美吧?爽吧?招人吧?
  老同學瞅到我微信上永福游,來了微信:
  “今天來,怎沒說一聲?您來遲了,第二波都謝了。”
  “是啊。隨團,沒有自由活動空間。哎,幾乎都在車上。”
  “這第二波十天前最美。前兩天下了一場雨就謝了好多。”
  “哦。可惜。”
  “明年自駕來。我當導游,挑對時間來。”
  “好的。”
  “不要周末和假日。”
  “好。”
  “周五來,住城裡。一大早去,錯峰出行,就很棒。今年春節到現在天氣好,游客太多。”
  “的確多。從今天看,我都懷疑永福的接待能力。”
  “根本招架不住。跟不上。”
  “對。”
  “可以理解,一個小鎮猛然間游客蜂擁而至,吃飯都成問題。這兩年一直在改進,無奈名氣太大,地方太小。”
  “那是,那是。”
  “留點遺憾,下回來。”
  “好!”
  誰說,有遺憾的旅游不是一種更有趣的旅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