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書寫

  有計劃總比沒計劃好,有計劃就是有方向、有目標。我寫蕉椰雜談專欄,文字題目限定四個字,除非有特殊原因,才會打破四個限定。為了加深專欄議題力度,會長期專寫一種主題,打破字數少、文章短小、力度不足的限制。
  曾有一段月份,專寫讀書心得與贈書推介,我一直認為,對待文友贈書最好的回報,不是嘴巴上說謝謝,而是真正耐心讀他們所寫的心血著作,並撰寫讀後感分享給廣大讀者。
  也曾有一段月份,專寫小詩、閃小詩、截句詩的評析、薦介,我覺得一篇八百字的專欄,用不超過三分之一的引詩、詩句夾插評析文字,正是專欄形式的一種展現。間中,有不少引詩是我自己的詩作,分析起來更是無比親切,作者自言自語,別有一番情趣。
  當下,我在專欄日課中書寫自己參與、從事藝文活動的經驗、心得與體會,不是老王賣瓜,而是重在分享與共享。非常附合「一帶一路」共享互惠理念的踐行。商業社會,經驗、專業知識就是智慧財富、知識產權,分享經驗與專業知識,就是知識的佈施。
  九月份至今年年底,《大美晉江攝影詩展覽》與《晉江記憶: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圖片展》還有多場展出。我在撰寫〈不忘創作初心,牢記文學使命——菲律濱華文作家協會2016至2018文情報告〉,尚漏寫兩件事,即在吳梓瑜會長的第十一屆理事會任內,籌組了兩個菲華作協代表團,將於今年十一月出席在緬甸曼德勒舉行的《第十六屆亞細安華文文藝營》、十二月在印尼耶加達舉行的《第十二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這兩個代表團的出訪將是菲華作協新舊兩屆傳承的成果。
  暫停詩的薦讀,讓我有機會把腦海中的藝文活動印記寫下來,寫一遍無形中印象就加深一遍,可謂專欄書寫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的專欄題材,遠遠不止這一村,還有許多的那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