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彪能的機會不大

  據報導,最高法院法官加彪將角逐下一任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今年六月,他拒絕了高院資深法官自動成為首席法官的提名,原因是,他不願意接受未經彈劾程式而被撤職的西仁諾遺缺。現在的情況不一樣,首席法官黎加斯洛十月十日退休時,他沒有這樣的顧慮,將接受司法暨律師理事會的提名。
  首席法官黎加斯洛法剛剛上任不久,現在談論加彪將角逐下一任首席法官一職未免過早。問題是,兩個月的時間一晃就到,況且日前一名內部人士透露,加彪屆時將接受自動提名,因此討論一下加彪出任首席法官的可能性也不是一件太過離譜的事。
  加彪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出生,二零零零一年十月進入高院,目前是高院最資深的法官,甚至比黎加斯道的資格還老。根據司法暨律師理事會的規則,高院最資深的前幾名法官將自動提名成為候選人。
  被任命為首席法官的黎加斯道今年十月十日屆滿七十歲退休的年齡,但是杜特地總統還是任命他為首席法官。對此,一些政敵表示,杜特地是為了報答黎加斯道而任命她為首席法官。杜特地總統對作出回應說,他是根據年資而任命黎加斯道的。不過他當天還表示,既然加彪不願意被提名,他將尊重他的意見,今後在任命黎加斯道的繼承人時,不會任命加彪為首席法官。
  自由黨大佬、參議員狄里侖表示,他閱讀了杜特地總統的聲明,總統並沒有關閉加彪成為下一任首席法官提名的大門。事實上他強調任命政府官員的原則是根據這名官員的資歷,因此加大了加彪將成為下一任首席法官的機會。
  狄里侖這麼解讀杜特地總統的聲明是一廂情願的。杜特地總統當天首先是解釋他任命黎加斯道為首席法官的根據——資歷,然後突然話鋒一轉,表示他尊重加彪的意見,在黎加斯道退休時不會任命他為首席法官。為什麼杜特地總統後面談到加彪的問題?可能是為了補充他前面的話,作為今後任命首席法官的伏筆。
  為什麼總檢察官加里沓會要求高院撤銷西仁諾的職務?道不同,不相為謀。西仁諾是前總統亞謹諾的心腹,處處與現政府作對,攻擊杜特地總統的掃毒等項政策。所謂資產負債表不完整,這只是為了撤銷她的職務而提出的理由罷了,並不是西仁諾去職的主要原因。
  那麼加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在西仁諾問題上,人們已經清楚地看出了他的政治立場,無需再作敘述。對杜特地的南海政策,他大力反對。對杜特地總統奉行與中國恢復友好關係,他也有微詞。最近在菲律賓決定退出國際刑事法庭(ICC)的問題上,他也是站在杜特地總統的對立面。這說明,他與現政府的推行政策格格不入,怎麼能夠去了一個西仁諾,又來一個加彪,不是自討苦吃嗎?
  即使加彪自己有意角逐首席法官,狄里侖戮力為他製造輿論,把杜特地的聲明顛倒來讀,但就常情而論,看不到杜特地總統兩個月後會任命加彪為下一任首席法官的可能性。總之,有資格出任首席法官的人士多得是,他的機會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