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事故將機場服務水平打回上世紀?

參院將調查航管應急機制

  【本報訊】週日,格麗絲˙傅參議員表示,尼蕊˙亞謹諾國際機場(NAIA)的主管們應該解釋為何移除阻擋在主要跑道上的一架中國航機需要兩天的時間,而導致數千旅客的被滯留機場及航班的被取消。
  格麗絲是參議院公共服務委員會的主席,她說:週一,她的委員會將調查機場的主管部門在應對這場緊急狀況時的行動程序。
  她的聲明稱:“這已經不是航機衝出跑道的第一次,肯定也不會是最後的一次。”
  格麗絲說:“為什麼NAIA要兩天的時間才能恢復運作,為何不能快速處理,而造成數千旅客的不方便?”
  週四晚間,廈航一架客機在一次顛簸降落致左引擎脫落阻擋在跑道後,當局關閉了NAIA的主跑道。
  週六正午跑道重開之前,數以百計的航班被取消或轉移到克拉克及宿務機場。
  然而,至週日仍有旅客在抱怨排長隊及一些航空公司沒有食物及水供應。

航班信息通告竟關閉

  格麗絲指出“航班佈告板”也據報關閉,使乘客不知道他們的登機時間,迫使航空公司的員工必須周圍行走用紙條通知乘客。
  這名立法者說:“為什麼要讓乘客全部湧往NAIA,直至機場塞滿人群,發生這種事故,沒有通知乘客的政策嗎?手機上有免費暴雨災難警告,為什麼不能有航班已取消的免費通知?”
  她說:“必須給公眾一個可以接受的解釋,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NAIA是國家迎接外國旅客的大門。”
  格麗絲說:“就這起事故,交通部長杜牙黎,馬尼拉國際機場署總經理莫里亞,航空公司主管及一些乘客將被邀請出席這場參議院的聽證會。”
  她指出:NAIA只能處理3,000萬乘客,而現在它卻必須容納4,200萬乘客。

飛機黑匣子送往新加坡

  據ABS-CBN週日報道,有消息透露上週四一架中國客機在尼諾·亞謹諾國際機場滑出跑道,迫使數以百計週末航班取消,該客機飛行員將事故原因歸咎於暴雨天氣。
  該廈門航空公司的飛機在週四晚二次嘗試降落,之後滑出跑道,最後衝入跑道外草地上,飛機左側發動機因此被拆斷,該事故導致尼諾·亞謹諾國際機場跑道關閉,直到上週六中午始才重新開放。
  這架飛機的飛行員稱,飛機降落過程中,大雨阻擋其對關注跑道的視線。目前,據CAAP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官員說,此位飛行員面臨菲律賓民航署(CAAP)的初步調查。
  有消息來源稱,在空中交通管制員和廈門航空公司MF8667 航班之間的語音錄音顯示,該客機并沒有發出任何求救信息及非正常的談話,而且,飛行員也並未解釋為什麼他放棄了第一次降落的機會。
  CAAP已經發現并保留了飛機的黑匣子和飛行數據記錄器,這其中包含駕駛艙語音記錄和飛機狀況數據。
  該消息源還透露,飛行數據記錄器將在新加坡進行分析。
  菲律賓民航署(CAAP)說,“分析飛行數據記錄器上編碼的所有技術細節將有助於分析波音737飛機的情況,而飛行員和機組人員的陳述對確定人為因素至關重要。”
  馬尼拉國際機場管理局總經理愛德.蒙里歐(Ed Monreal)表示,廈門航空當局將與CAAP會面,並要求CAAP提供有關該事故的詳細報告。

對廈航下禁令?

  岷里拉國際機場署(MIAA)說,自它的跑道於週六重新開放以來,已有超過六百個航班飛進與飛出尼蕊˙亞謹諾國際機場(NAIA)。
  當被問及MIAA是否禁止廈門航空公司時,MIAA總經理埃德˙蒙里爾說,它仍在進行對該事件的調查。他也指出MIAA不是將對該問題作出決定的唯一機構。
  蒙里爾說:“我們仍在調查誰應對該事件負責。但到頭來,我相信我們並不想那麼做。那不是由我來決定的事,有許多必須處理的,我們有其他機構。”
  他又說:“我們將評估,而我們將看由哪一個機構負責傳喚或懲罰那些須負責的航空公司。”
  該飛機於週六凌晨二時由跑道被吊起來並轉移至偏遠的描拉北航空綜合體的停機坪。
  約有一百五十個航班因該事件而取消,而其他的被轉移至克拉克國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