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闢蹊徑,中美貿易戰能出現轉機嗎?

  應美國的邀請,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擬於八月下旬率團訪美,與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率領的美國代表團,就雙方各自關注的中美貿易問題進行磋商。中方公佈這個消息時重申,反對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做法,不接受任何單邊貿易限制措施。中方歡迎在對等、平等、誠信的基礎上開展對話和溝通。
  此前,中國負責經濟事務的副總理劉鶴和美國財政部長羅斯先後在北京和華盛頓舉行了三輪磋商,一度傳出雙方就貿易問題達成了共識,但是第三輪磋商後卻沒有公佈成果。七月六日,美國開始對價值五百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百分之十的關稅。中國隨後也宣佈對美國同等數額的商品加徵同等幅度的關稅。後來美國老羞成怒,揚言將對一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為此,中國也被迫宣佈對一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同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
  為什麼中美貿易磋商無果而終?對此,雙方均守口如瓶,沒有公開發表聲明。不過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在三次磋商中不斷加碼,首先要求中方降低一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後來追加為二千億美元。在雙方達成一定的共識後,據稱特朗普對磋商結果不滿意,首先宣佈對中國五百億美元商品加徵百分之十的關稅,從而打響了貿易戰的第一槍。
  中美貿易戰打響後,老實說,雙方都有損失,甚至波及其他的國家,導致一些國家的股市不斷下跌。為了應對貿易戰,中國擴展出口的市場,同歐洲一些國家簽署新的貿易協定,並對多國增加出口,彌補在中美貿易戰中的損失。但是美國卻不然,特朗普如同一頭野牛,四處攻擊,宣佈對歐盟、中東、印度、甚至加拿大等國的商品加徵關稅,導致這些國家進行反擊,紛紛對美國商品加徵關稅。結果,美國出口商、尤其是農場商人損失慘重,消費者也怨聲載道,必須購買昂貴的商品。不可否認,美國吃了貿易戰帶來的苦果。
  以前部長級的官員進行了三輪磋商卻無果而終,那麼,級別較低的副部長級磋商能否使中美貿易戰出現轉機?
  人們注意到,即將進行的中美貿易問題磋商是美國提出的,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是應美方的邀請前往華盛頓與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進行商談。特朗普不是目空一切嗎?不要忘記,是他宣佈打響貿易戰的第一槍,那麼為什麼邀請中國派團前往美國繼續進行磋商?明顯的,美國在這場貿易戰中被打傷了。對特朗普的狂妄態度,美國商人非常不滿,而美國消費者更是怨聲載道,對這個狂人總統大加撻伐。此外,明年美國將舉行中期選舉,這麼多人反對他,他的政黨——共和黨贏得了嗎?特朗普害怕輸掉這場選戰成為“罪魁禍首”,因此只好放下架子,首先向中方伸出橄欖枝。
  吸取了過去的經驗教訓,特別是特朗普撕毀共識一事,中方有言在先:不接受任何單邊貿易限制措施,雙方只能在對等、誠信的基礎上開展對話。吃一塹長一智,針對特朗普說話不算數的作風,中方提出了磋商的先決條件。為了避免出師徒勞無功,因此決定這次磋商定為副部長級。如果能夠達成共識,再由雙方高級別的官員繼續進行商談。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中美貿易戰已經打了第一回合,美國方面明白了中國的決心,依靠恐嚇對中國起不了作用,因此不排除美國會老實一點,實事求是,就雙方的貿易問題,尤其是美國彌補貿易逆差的問題,坐下來進行磋商,就解決貿易問題提出一些雙方均能接受的辦法。不過,不排除美方利用這次商談繼續試探中國的態度,不肯放棄“籌碼”,導致即將進行的磋商還是一事無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