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謹諾為何噤諾寒蟬

  外交部長蓋耶丹諾連續發表了兩封公開信,要求前總統亞謹諾公開他任內處理帕納塔克礁(黃岩島)以及失去對該島礁控制權的經過,但是亞謹諾卻顧左右而言他,要他到網上尋找,表示這是機密,不能讓敵對國家知道他的決策過程。另方面,卻放出他的“攻擊犬”,指控加耶丹諾是“政壇之蛇”。
  是誰掀起這場爭論?是亞謹諾。杜特地政府上周表示將與中國在西菲律賓海聯合勘探石油,亞謹諾卻老氣橫秋出來下指導棋,要政府的政策透明,並且表示表示,為什麼要與中國分享我們的資源?言外之意,他反對菲律賓和中國聯合勘探西菲律賓海的油氣田。
  二零一二年四月,菲中船隻在黃岩島海域發生對峙,僵局持續了兩周,後來菲律賓撤回軍艦,導致黃岩島落入中國手中。明顯地,在黃岩島問題上亞謹諾處理不當,才會失去了對黃岩島的控制權。但是當時的經過如何?是誰在發號施令?亞謹諾及其政府對此卻諱莫如深,沒有向國人交代。
  杜特地執政後,改變嚴謹諾政府“親美反中”的政策,同中國恢復友好關係,中國政府及企業的前來投資,中國遊客源源而來,讓菲律賓獲得很大的經濟效益。現在菲中兩國的合作項目不斷擴大,計劃聯合對菲律賓專屬經濟區(西菲律賓海)的油氣田進行勘探並開採。這個時候亞謹諾卻跳出來喊停,以“透明化”為由,目的是阻止菲中聯合在西菲律賓海進行合作。
  菲律賓與中國建交以來,兩國的關係不斷獲得發展,並且一度達到“黃金時期”。但是亞謹諾上任後,奉行“親美反中”的政策,在南海問題上與美國一鼻孔出氣,導致菲中關係一落千丈。菲中關係惡化,亞謹諾應負主要責任,這是毫無疑義的。
  亞基諾在南海問題上表現強硬的態度,貌似愛國,但是效果卻恰恰相反,由於處理失當,白白喪失了對帕納塔克礁的控制權。對自己的失誤,亞謹諾既不承認也不敢公開他處理這件事的經過。自己犯了過失,卻跳出來批評杜特地總統的政策,因此給蓋耶丹諾抓住把柄,他要解釋處理帕納塔克礁的經過以及派遣參議院特里連禮斯前往中國進行幕後談判的內幕。
  針對蓋耶丹諾在公開信中提出的要求,特里連禮斯硬著頭皮出面回應說,他從二零一二年作為亞謹諾的特使前往中國斡旋,結果導致中國在帕納塔克礁海域的船隻大大減少,使局勢有所緩和,但是他沒有忘記對蓋耶丹諾進行反擊,攻擊他是一條“政壇之蛇”。
  蓋耶丹諾外長昨天再次發表談話,表示他不是不尊重亞謹諾,也無意與他辯論。他既然要求杜特地政府更加透明,那麼他自己也應該把自己的政策透明化,而不能奉行雙重標準。他進一步表示,他對與亞謹諾及其他批評者就與中國聯合勘探油氣田進行公開討論持開放態度。這是下戰書,不知道亞謹諾和其他的批評者敢不敢接受挑戰?
  蓋耶丹諾發表了兩封公開信,亞謹諾一直噤諾寒蟬,不敢進行答覆。那麼對蓋耶丹諾昨天要求舉行公開辯論的挑戰,他敢應戰嗎?看來,他知道自己的分量,大概也會以種種理由加以搪塞,不敢與蓋耶丹諾進行公開辯論。是否如此,讓我們等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