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能聯合開採?

  菲中兩國關係改善後,雙方的合作項目一個接著一個開展,其中包括中國援建的橋樑項目,以及中國企業在菲進行投資,也包括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將對菲律賓融資,等等。可以看出,菲律賓在雙方進行的合作中獲得大量和實質性的利益。如果兩國關係沒有獲得改善,這是不可能的。
  在兩國關係逐步加溫的時候,菲中兩國計劃在菲律賓的經濟專屬區聯合開採石油。對此,蓋耶丹諾外長日前透露,政府正與中國制定一個合作開採的框架,不會超出憲法允許的範圍,將遵守過去開採馬蘭巴耶油礦的標準,六四分成,菲方將占大頭,中國大概會同意這個辦法。
  蓋耶丹諾外長透露這個菲中的合作項目後,前總統亞謹諾八月一日跳出來反對,表示菲律賓沒有義務同中國分享它的資源。他還呼籲菲律賓人對菲律賓與中國商談時提高警惕。
  亞謹諾是一名華裔政客,本來華人對他的寄望甚大,希望他任內能夠為菲中友好作出更大的貢獻。他當選總統後曾經到中國訪問,見了胡錦濤主席,後來還到他母親的祖籍地福建漳州鴻漸村許氏祠堂拜祖認宗。哪知道,他上任後起用反華政客,在南海問題上同中國硬碰硬,並把南海問題提到海牙臨時法庭仲裁,導致菲中關係出現大倒退。
  對杜特地政府採取措施改善與中國的關係,他老是看不順眼,橫加指責,同美國一鼻孔出氣。身為華裔,為什麼他對中國這麼仇視?對此有人表示不解,其實這是有原因的,他小時候到美國避難,接受美國教育。後來在其母親的庇佑下當選總統,起用了諸如黎羅沙溜這些親美反中政客,又被美國拉著鼻子走,哪會不走“親美反中”的路線?
  針對亞謹諾的攻擊,蓋耶丹諾外長昨天發表一封公開信對他進行反擊,並且對他任內奉行的政策和一些作法提出質問。亞謹諾為了攻擊他,甚至把他們的頭髮進行了對比。蓋耶丹諾表示,這麼做簡直無聊至極。
  針對亞謹諾攻擊杜特地政府對華政策不透明,他反問道:你任內在處理帕納塔克礁(黃岩島)時透明嗎?當時為什麼把船撤回來?你同奧巴馬見面時又談了些什麼?怎麼沒有向國人公開說明?他諷刺說,我們兩人都失去了一些頭髮,但是你失去了對帕納塔克礁的控制權!
  在這封公開信中,蓋耶丹諾對亞謹諾提出十一問,其中包括:在菲中船隻對峙時,誰決定結束僵局?當時誰在發號施令?是你,還是黎羅沙溜或特裡連禮斯?他問道:菲中關係陷入僵局後,特里連禮斯作為你的特使到中國十六次,是你授權的嗎?到底談了些什麼,這算是透明嗎?
  對菲中計劃聯合開採菲律賓專屬經濟區的石油一事,最高法院代理首席法官加彪表示,他不反對菲律賓與中國聯合勘探西菲律賓海的石油,如果是在本國憲法的範圍內進行。大家知道,在南海問題上,尤其是菲中對南海領土的爭執,加彪一向態度非常強硬,但是在這個問題上尚能較為理智地加以對待,不像亞謹諾為了反對而反對。亞謹諾已是過氣的政客,況且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在國家事務上已經沒有發言權,還在說三道四,實在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