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言聳聽,於事無補

  上周,丹那灣市長哈利利、蕊描伊絲夏省丁紐將軍鎮鎮長布地和甲美地市特利斯馬里地禮斯鎮長盧比干先後遭到暗殺,導致社會各界感到驚慌失措,擔心治安出現問題。一周之內三名地方官員死於非命,治安不靖,情況惡劣,人們表示關切是有理由的。
  對三名地方官員先後被殺,反對派人士卻解讀為,這是杜特地總統故意製造混亂,把治安搞糟,以便他利用機會宣佈全國實施戒嚴令(軍事管制)。前總檢察官希爾拜律師上周日表示,杜特地總統可能利用最近發生的地方官員被殺事件,來證明宣佈全國實施戒嚴令的理由。他把杜特地總統與前總統馬可斯相提並論,表示他曾經說過要把全國置於軍事管制下,提醒公眾提高警惕。
  自由黨總裁、參議員邦義里南昨天也作出類似的呼應並責問說,這一連串殺戮事件,是否故意和被用來製造混亂局勢,以便可以實施“強人統治”?其他的政敵也紛紛對此發難,表示杜特地總統可能利用這些殺戮事件,把已經在棉蘭佬實施的戒嚴令擴大到全國。
  一周之內三名地方官員先後慘遭殺害,這是嚴重的事件,說明社會治安出了紕漏,這是事實。在哈利利市長被殺後,杜特地總統一開始說他涉毒,導致他的親屬表示不滿。他的批評無異把哈利利被殺一事與掃毒行動聯繫起來,授人以柄,被他的政敵和反對派指責政府導演最近這一連串殺案,此舉實在不智。不過,如把這一連串殺案說是政府所為,未免有強詞奪理之嫌,因為他們無法拿出具體的證據來。
  面對反對派和一些政敵的指責,國警總長亞巴亞迪昨天在記者會上答問時表示,杜特地總統並沒有下令殺死這些地方官員。他們被殺不是國家指使的。他辯護說,很久以前,警方就在全國各地設立檢查站,實施二十四小時檢查,並不是最近才實行這些措施。
  針對反對派政客攻擊杜特地總統可能利用最近發生的一連串殺戮事件來宣佈全國處於軍事管制下的說法,總統發言人羅計駁斥說,只有國家發生叛亂和受到外敵入侵才有理由宣佈全國戒嚴,僅僅發生一些地方官員被殺並不是實施戒嚴的理由。事實的確如此,根據憲法規定,只有國家發生叛亂和受到外敵入侵,才有宣佈戒嚴令的根據,如果只是地方官員被殺,並不能以此來宣佈全國戒嚴。反對派為了反對而反對,罔顧事實,竟然亂蓋一通,如果認真一想,雖然這種說法旨在製造政府和民眾的矛盾,不過也過於膚淺了。
  參議長蘇道和參議員小帛敏蒂昨天也對最近發生的一連串地方官員被殺一事作出反應,他們分別表示,地方官員被殺並不會導致總統宣佈全國戒嚴。蘇道說,地方經常發生政爭,一些官員被殺也並不稀奇,他懷疑幾個地方官員被殺就會導致杜特地總統宣佈全國戒嚴的說法。小帛敏蒂也表示,這種說法是不準確的,我們不歡迎戒嚴令,總統也不喜歡戒嚴令,不要相信這種分析,這是有政治動機的。
  如果說,杜特地總統關於哈利利涉毒的言論值得商榷還說得過去;如果說三名地方政府官員被殺是政府為了宣佈全國戒嚴未免過於武斷。至於把地方官員被殺和軍事管制聯繫起來,說杜特地總統將利用這些事件宣佈全國實施軍事管制,那是危言聳聽,背後是有政治動機的。反對派政客不免過於幼稚,企圖以這些話來挑起民眾和政府的矛盾,最終勢必功虧一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