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首席法官人選問題

  司法暨律師理事會已經開始接受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人選提名,根據法律規定,高院首五名資深法官將自動成為首席法官候選人,此外,有意角逐首席法官的人士或法官也可以自己報名或由他人推薦。例如,菲律賓律師協會推薦高院代理首席法官加彪出任首席法官。
  在高院的五名資深法官中,因其他四人任期即將屆滿,因此出任首席法官的機會不大,加彪的任期將於二零一九年十月屆滿,因此機會不大。但是他已經拒絕出任下一任首席法官,因為他與杜特地總統在一些重大的政策上意見相左,表示無意角逐高院首席法官一職。
  在目前高院十四名法官中,加彪的資格最老,因此在西仁諾被罷免後被推舉代表首席法官。他雖然任職司法系統,但是在南海問題上卻極力主張菲律賓擁有對帕納塔克礁(黃岩島)的主權。為此,他曾經隨團前往海牙在臨時法院上為菲律賓辯護,聲稱菲律賓擁有對西菲律賓海島礁的主權。
  在西仁諾是否適任首席法官問題上,他一度表示要到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但是後來打消注意。在高院就西仁諾的去留進行投票時,他是六名支持西仁諾的法官之一。西仁諾被罷黜後,他表示無意接替她出任首席法官,據稱國家主權高於一切。
  就他在西仁諾去留問題上來看,他的態度前後矛盾,一會兒要到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一會兒投票支持西仁諾,由此可見他的政治立場並不怎麼堅定,也是一株牆頭草。後來表示他不願意參加首席法官角逐,可能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與杜特地總統的政見不同,即使參加角逐也不會獲得任命,因此乾脆表示不參加角逐,以博取各方的同情和讚揚。
  前高院首席法官、憲法諮詢委員會主席小沓威地昨天呼籲司法暨律師理事會重新考慮加彪拒絕被提名為首席法官候選人的決定。他也呼籲重新考慮加彪的立場。小沓威地說得很委婉,表示不能剝奪總統對他任命的機會。他一再呼籲司法暨律師理事會為了公眾的最高利益,給予代理首席法官應有的尊重。
  即使司法暨律師理事會把加彪法官列為首席法官的候選人,他的機會有多大?人們知道,杜特地通過律師加頓把西仁諾拉下臺,因為她站在反對派一邊,對他推行的政策橫加干預,因此忍無可忍以對她的的任命有問題而加以罷免。難道罷免了西仁諾後,再來一個西仁諾式的人物?任何一名總統大概都不會作如此想吧?
  杜特地總統推行對華友好的政策,擱置南海爭議,爭取中國政府援助和中國商人前來投資,但是加彪卻與他唱反調,揚言將再次前往還海牙臨時法院狀告中國,為此激怒了杜特地,在多次的講話中對他進行強烈的批評。還在去年,他批評加彪堅持菲律賓必須援引海牙仲裁庭的決定。在今年菲律賓海軍慶祝成立一百一十九周年紀念日時,他再次對加彪進行批評說:這麼愚蠢的政府官員,一再要他堅持仲裁庭的裁決,你們到底在仲裁庭做了些什麼?
  鑒於加彪為人投機,政治立場又與杜特地總統不同,即使他成為一名候選人,相信杜特地總統也不會在最後三名候選人中挑選他為首席法官。如果他這麼做,無異自找麻煩,今後四年中,因此人從中作梗,別想作出一件事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