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戰只能逞一時之快解決不了問題

  菲政府與全國民主陣線(民陣)之間的和談本來將在六月二十八日恢復,後來杜特地總統突然叫停,表示要向公眾諮詢,導致和談再次停頓。對此,民陣首席談判代表亞考伊里表示持開放態度,等待政府作出決定,但是拒絕參加諮詢。就當前的情況來看,政府方面並沒有宣佈取消和談,只是推遲談判的時間,也就是說,恢復和談還有希望。
  民陣和談首席顧問、菲共創始人施順週四發表聲明,表示菲共已經結束與政府的和談。他說,這樣也好,今後民陣可以參加反杜特地的行動,把他推翻。他在聲明中還列舉杜特地言而無信的例子,表示他本根無意於和談,是在利用菲共和新人民軍在全國實施戒嚴令(軍事管制)。
  施順的聲明被人解讀為民陣已拒絕同政府繼續進行和談,但是他昨天又發表一項措辭較為緩和的聲明,表示和談並沒有停止,是否結束和談應由民陣作出決定。他進一步說明,只有民陣能夠作出中停、取消或終止和談的決定。一天之間,他發表了兩種語調不同的聲明,昨天的講話否定前天的聲明,自打嘴巴,信譽喪失殆盡。
  施順本來是一個大學教授,一個時期在文化界和政界聲譽卓著,受到學界和青年學生的擁護,把他看成是政治領袖。一九八七年到荷蘭流亡後,可能是年紀較大或是長期以來在政治上受到挫的緣故,導致他作出的決定老是碰壁和發表的言論如同一堆廢話,失去了過去的光彩。
  針對他的講話,杜特地總統在武運省邦佬社視察時作出反應說:要談,可以;不要談,可以繼續打。他說,政府準備對新人民軍繼續作戰。總統發言人羅計把施順的威脅形容為“好像是一個真正的恐怖分子”。國防部長羅仁紮拉也作出反應說,他是利用“顛倒的心理”試圖讓和談得到恢復。他還諷刺施順說,舉行和談,他還可以在暗淡的燈光下出現,如果停止和談,他將被掃進垃圾堆。他形容施順的聲明是在發“幼稚的脾氣”。
  就雙方進行的這場口水戰來看,明顯地,施順處於下風,尤其是他出爾反爾,自打嘴巴,已經喪失了作為民陣首席顧問的資格。今後他的話已經不能代表民陣的立場,也沒有人會把他當成一回事了。政府後發制人,儘管杜特地推遲和談一度為人詬病,但在這場口水戰中卻勝過對方。
  施順批評對特地總統對和談沒有誠意,目的是利用菲共和新人民軍來宣佈全國戒嚴。如果對政府和民陣這一年多來的互動有所瞭解的話,不難看出,施順這番話語無倫次,顛倒黑白,與事實不符。人們知道,在亞謹諾任內,和談已經壽終正寢,杜特地總統執政後,希望通過和平途徑解決國內叛亂問題,因此上任不久即啟動與民陣進行和談。要是別的總統,不會這麼快與民陣恢復和談。後來和談一波三折,導致杜特地總統一再叫停,對此雙方都有責任,不能把和談擱淺的責任全部推給政府一方。
  杜特地總統叫停本來定於六月二十八日的和談,雖然理由有點牽強,不過如以“策略”的眼光來看待,對此是可以理解的,如民陣首席談判代表亞考伊里的態度一樣。但是施順卻老羞成怒,不斷發表講話對杜特地總統進行攻擊,甚至把他的政府比作法西斯政權,說這種話有失公允,也失去了一個為人師表的道德高度。
  施順昨天又發表聲明糾正他一天前的講話,可能是受到民陣的壓力,因為民陣擔心由於他激烈的言論導致和談破局。平心而論,雖然和談暫時停頓,但是還沒有破產,政府表示經過諮詢後將恢復和談。政府與民陣的談判,雖然道路崎嶇,一波三折,但是並沒有完全停頓。如果施順今後少發表一點言論,不再對對杜特地及其政府進行刺激,民陣方面作出較為溫和的反應,相信和談經過一段時間後有望得到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