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軍管是言過其實

  首都地區警方取締閒蕩者運動遭到某些政客和人權捍衛者的譴責,表示警方這麼做是未經宣佈的軍事管制,如同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實施軍管時菲律賓保安軍設立檢查站和濫捕行動一樣。
  自六月中旬以來,首都地區警方在一周之間逮捕了七千多名在街上閒蕩的人,計順市一名青年被捕後在諾描裡齊斯監獄裡被同室獄犯整死引起各方的關注,紛紛批評和譴責警方進行濫捕,說這是反窮人的運動。
  青年界別眾議員莎拉.依拉歌昨天對警方取締閒蕩者運動作出猛烈的抨擊,聲稱這個運動如同是軍事管制,雖然總統並沒有正式宣佈。自由黨參議員邦義里南表示,狄穗.亞銀絲溜之死是這場反閒蕩者運動令人遺憾的結果。
  針對這些政客的批評,杜特地總統作出回應說,他並沒有下令對閒蕩者進行逮捕。閒蕩並不犯罪,但是如果他們的行為威脅到公眾的安全,就必須予以取締。他澄清說,逮捕違法閒蕩者並不是反窮人的運動。
  為了改善治安,首都地區警方取締夜間在街上的閒蕩者,一個多星期以來逮捕了數千人。應該說,這麼做沒有錯,事關公眾的安全和利益,如果任由這些無所事事的青少年恣意妄為,對治安是一個威脅。但是不可否認,警方在執法時出現偏差。狄穗在獄中死亡實屬不幸,警方目前正在進行調查。
  雖然杜特地總統對警方的逮捕閒蕩者運動作出了解釋,但是有些人還是不依不饒,繼續窮追不捨,對政府的政策和警方的行動進行抨擊。對此,國警總長亞巴亞迪前天在納卯市被問到是否停止這場運動時表示:當然不會。我們沒有違反法律。據悉,目前這場取締閒蕩者運動已經擴大到未獅耶和棉蘭佬地區。
  參議院司法暨人權委員會主席、參議員戈頓表示,自從六月十三日實行逮捕閒蕩者運動以來,已經有七千三百人被捕。他建議說,為了減少青少年無所事事在街上閒蕩,政府應該創造就業機會。如果他們有工作可做,就不會在街上閒蕩。不錯,一些社會問題的產生均與經濟有關,經濟落後往往會出現一些社會問題,街上的閒蕩者就是一例,不過,創建就業機會可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是,這取決於國家的財政能力,如果“囊中羞澀”,一切都免談了。
  針對在野政客和一些人權主義者的批評和抨擊,參議長蘇道昨天也站出來說話。他接受電臺的採訪時表示,他對在對違反市律的青少年實行嚴厲的政策後被批評說國家處於軍管的邊緣感到懷疑。現在的情況與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不同,現在離軍管還很遠,媒體和社交媒體仍然很活躍。他說,如果實施軍管,你們的電臺已經被關閉。一言中的,駁回了某些人對政府實施軍管的批評和抨擊。
  就事論事,取締街上閒蕩的青年人的違法行為沒有錯,此舉有助於治安的改善。但是不必諱言,在執行這個運動時警方可能做過了頭,出現濫捕的現象,如狄穗被捕死於獄中就是一個例子。對此應進行檢討,避免不幸事件發生,而不是借題發揮,大肆攻擊,這麼做只能造成朝野獨立,於事無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