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長夢多,和談不樂觀

  政府與民陣的和談於去年五月觸礁,停頓了將近一年,導致和談的前景黯淡。不久前,杜特地總統突然宣佈願意與民陣恢復和談,並派代表到荷蘭烏得勒支與民陣首席談判代表進行幕後磋商,達成共識,雙方同意於六月二十八日在奧斯陸恢復和談。
  兩年來,和談一波三折,屢遭挫折,讓人對政府和民陣舉行的和談由樂觀轉為悲觀。因該說,出現這種局面雙方都有責任,不過菲共採取強硬態度導致和談受挫應負主要的責任。
  當雙方準備于下周在奧斯陸恢復談判時,杜特地總統日前又宣佈,和談應該在國內舉行,並下令推遲下周在奧斯陸的談判。對此,民陣首席顧問施順表示強烈反對。他擔心,如果在國內舉行,民陣代表會遭到偵查和監視,沒有安全感,因此大力加以反對。杜特地總統認為,同為菲人,為什麼不能在自己的國家舉行?施順反駁說,根據過去的慣例,和談都是在國外舉行,為何要橫生枝節?
  杜特地主張和談應該國內舉行,並推遲原定下周在奧斯陸的談判,雖然名義上說是要與公眾進行磋商,其實,可能是受到來自軍方的壓力,因為從一開始,軍方的“鷹派”人物,如國防部長羅仁紮納等人,就反對與民陣恢復談判。在杜特地宣佈推遲和談前一天,他與國防部長羅仁紮納和軍方將領舉行會議,旋即宣佈推遲和談。
  政府和民陣代表正在為恢復和談進行準備時,杜特地前天又宣佈暫停與民陣舉行幕後談判,將用三個月的時間檢討此前簽署的所有協定。這項宣佈對和平進程來說不啻雪上加霜,本來只是推遲談判,現在竟然要暫停三個月,那麼三個月以後呢?杜特地沒有說明,顯然對和談的前景也沒有多達把握。
  對政府態度出現三百六十度的轉變,民陣首席代表亞考伊裡表示持開放的態度,也就是說,將耐心等待政府的下一步行動。但是施順卻不以為然,表示和談前景凶多吉少,並否認民陣將參加公共諮詢程序。他甚至認為,在今後的三個月中,軍隊、警察和準軍事部隊將加緊他們對新人民軍的攻勢。當然,革命力量必須保衛他們自己和發動他們攻勢。
  杜特地不是宣佈和談將于下周恢復嗎?為什麼會出現反覆?和談一波三折,可能有以下幾個因素:一是上面表述過的,杜特地受到軍方的壓力,不得不推遲或暫時擱置談判;一是居於策略上的考慮,因菲共、新人民軍過去態度過於蠻橫,動不動就撕下臉對政府軍發動攻擊,故意吊吊對方的胃口,造成一定的壓力,以便今後和談重啟,民陣代表老實一點。
  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和談遇到空前的困難,雖然傳說施順將於八月份回國,不過既然政府叫停了談判,施順回國的計劃可能泡湯。雖然杜特地叫停了幕後磋商和宣佈暫停三個月,不過根據過去的情況,一旦形勢許可,不排除他又宣佈和談隨時可以上路。就兩年來政府和民陣舉行和談的情況來說,和談發生嚴重的挫折,夜長夢多,前景不大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