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謹諾又被起訴

  監察專員莫拉禮斯昨天表示,因實施七百二十億比索的“加速支出計劃”,篡奪了國會的權力,有“合理依據”對前總統亞謹諾提出起訴。此外,前預算部長亞描也將成為被告一起被起訴。
  二零一二年,在亞謹諾的批准下,亞描發佈國家預算第五四一號通知,實施“加速支出計劃”,以刺激一些經濟方案。二零一五年,最高法院作出裁決,認為通過“加速支出計劃”把各部門未曾動用的資金編為“儲蓄”,違反了刑法典第二三九號條文,篡奪了國會的權利,因而是違憲的。高院認為其動機是好的,因此未對一百一十六項經濟方案作出違法的裁定。
  雖然高院裁定“加速支出計劃”違憲,但是當時亞謹諾在任,有豁免權,因此沒有對他採取法律行動。他卸任後,人民優先黨眾議員薩拉地等人二零一六年向監察專員辦公室對亞謹諾和亞描提出控告。監察專員辦公室去年作出裁決,認為亞描是直接的負責人,表示將對他提出起訴,但是卻認為亞謹諾沒有直接的責任,放他一馬。薩拉地等人不服,向監察專員辦公室提出重新考慮的動議,經過一年來的調查,監察專員修改了去年的決定,認為對亞謹諾的控告有合理依據,因此決定把他與亞描一起起訴。
  現任監察專員莫拉禮斯原來是高院法官,曾經被亞謹諾挑選出來作為他就任總統的監誓人,後來被他任命為監察專員,一向被人認為是他的心腹。讓人意料不到的是,在她即將卸任的時候,竟然“大義滅親”,修改去年的裁決,認為對亞謹諾和亞描的控告有合理依據,決定向反貪污法院對他們提出起訴,這下讓不少人大跌眼鏡。
  對監察專員莫拉禮斯的裁決,薩拉地等人表示歡迎,但是表示,亞謹諾和亞描不應僅僅以篡奪國會權力被起訴,還應以他們在動議中提出的技術貪污和嫁接罪被起訴。他們正在研究是否將採取其他的行動追究亞謹諾和亞描兩人的法律責任。
  雖然莫拉禮斯對亞謹諾和亞描提出起訴,但是卻放棄了薩拉地等人提出的技術貪污和嫁接等罪行,讓原告非常不滿。根據法律,違反篡奪權力罪只判六個月另一天至六年的監禁,如果犯了技術貪污和嫁接罪,刑期可能更長。莫拉禮斯是否避重就輕,暗中幫助他,只以違反篡奪權力罪對亞謹諾和亞描提出起訴,而放棄了犯了技術貪污和嫁接等罪?
  關於“加速支出計劃”一案,薩拉地等人只以篡奪國會權力及違反技術貪污和嫁接兩項罪名對亞謹諾和亞描提出控告,根據時任參議員的晶貴揭發,亞謹諾曾經以“加速支出計劃”資金賄賂一些參議員,促使他們投票贊成對首席法官高倫納的彈劾。如果加上這項罪名,那麼其嚴重性比技術貪污就更大了。
  對監察專員決定對亞謹諾和亞描提出起訴,被告可以要求監察專員辦公室進行重新考慮,結果如何難料。亞謹諾的發言人描地夫人和自由黨昨天分別為亞謹諾打抱不平,為他進行辯護,表示他的做法沒有錯。到底有沒有錯,不是自由黨說了算,必須由法律來決定。不久前,亞謹諾曾經哀歎說,他可能步參議員黎里瑪的後塵鋃鐺入獄,現在除了“加速支出計劃”外,他在“馬馬沙班諾”一案也被起訴,對亞謹諾來說,情況不妙,很可能被他言中,會有牢獄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