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談場地之爭

  總統發言人羅計昨天表示,杜特地總統認為,政府同全國民主陣線(民陣)的和談應該在菲律賓,而不是在一個中立國家舉行。他說,我們都是菲律賓人,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在第三個地方舉行?
  政府與民陣的和談本來將於本月二十八日在挪威首都奧斯陸舉行,但是杜特地總統于上週四突然宣佈,需要向公眾諮詢,因此推遲這次和談。對此,民陣首席顧問施順非常不滿,對杜特地總統大肆抨擊,表示這是軍方企圖通過推遲和談爭取時間消滅新人民軍。
  對杜特地主張和談在國內舉行,施順也表示不同的意見。他認為,根據一九八六年的經驗,如果和談在國內舉行,政府將對民陣代表進行偵察和控制,一旦和談失敗,將對菲共和民陣代表大舉進行逮捕。因此,他堅決反對和談移到國內舉行。
  對杜特地上周突然推遲和談,雖然說是要向公眾諮詢,但是真正的原因可能與軍方的態度有關,因為在杜特地宣佈推遲和談的一天前,他與軍方高層在總統府舉行會議。很可能,因軍方將領反對,他才宣佈推遲和談。對杜特地推遲和談,連政府首席談判代表未溜也不以為然,他反而認為施順作出強烈的反應是應該的。
  平心而論個,杜特地對和談是有誠意的,曾經為恢復和談作出巨大的讓步,其中包括暫時釋放菲共高層人士,讓他們以顧問的身份出國參加和談。如果換了別的總統,絕對不會這麼做,對菲共如此寬待。對此,施順非但不領情,還對他大肆進行攻擊。
  關於和談的地點——在中立的第三個國家舉行,這是過去的做法,也可以說是慣例,因為在中立的國家舉行雙方比較放心,不必擔心會遭到暗算或騷擾。現在杜特地希望和談移到國內,民陣當然不同意。這是意料中事。
  為了安撫一下民陣的談判代表,杜特地總統派政府和談首席代表未溜前往荷蘭,向他們進行解釋推遲和談的原因。對政府推辭和談,施順本來意見很大,批評政府對和談沒有誠意。民陣和談首席代表亞考伊里昨天也表示失望,不過他說,和談的先決條件是確保和談的成果得到保護。
  推遲和談讓民陣及其首席顧問施順非常不滿,現在又多了一個問題:杜特地總統主張把和談移到國內進行。就施順和亞考伊里的意見來看,推遲和談已成事實,即使不滿也無能為力,他們現在爭取的是,和談仍在第三個國家舉行,如同過去一樣,在奧斯陸或荷蘭舉行,如果政府堅持移到國內,他們不會同意。不過,杜特地到昨天為止只是說說而已,沒有堅持自己的意見。
  既然和談地點在國外舉行已是慣例,對此不必節外生枝,還是按照過去的習慣為宜,否則,可能給和談造成困難。如果民陣堅決反對,說不定可能導致和談胎死腹中,相信這也是杜特地總統不願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