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謹諾也會擔憂坐牢!

  前總統亞謹諾週一偕同前預算部長亞描、前衛生部長加仁到司法部提交答辯書時對媒體表示,他擔憂步參議員黎里瑪的後塵,也將鋃鐺入獄。聽了這番話後令人感慨不已,他執政時是何等的威風,知法犯法,不遵守最高法院的裁決,堅決不讓前總統亞羅育夫人離境,把她押到退伍軍人醫療中心加以軟禁,長達五年多的時間,不准她接聽電話,不能收看電視。現在,他擔心自己也會受到這樣的“待遇”,擔心今後也會嘗到鐵窗的滋味。
  儘管他在任時知法犯法,因有豁免權,動他不得,但卸任後沒有特權,反罪惡反貪污志願者組織及菲律賓憲法前衛者組織向他們提出多項指控,其中包括濫購問題登革熱疫苗、違法發放“加速支出計劃”資金等控罪,目前司法部和監察專員辦公室正在對這些案子進行調查。
  週一向司法部提交答辯書時他為自己辯護,表示二零一六年五月他批准購買賽諾菲登革熱疫苗沒有錯,好處勝過冒險,沒有匆忙採購,認為當時購買這批疫苗並不是為了幫助自由黨候選人競選,云云。然後,他要求司法部撤銷對他的控案。
  讓我們回頭看看他當年所作所為,是否應為這些案子承擔責任。那批問題登革熱疫苗多達三十五億披索,八十三萬名公立學校的兒童接種了這種疫苗,至少五十八人不治身亡。匆促其事,造成嚴重的後果,他應不應該負責任?當時是大選的前夕,他匆匆忙忙購買這批疫苗,怎麼不會讓人懷疑他是為他的政黨的候選人鋪路?至於那筆“加速支出計劃”資金,雖然名義上是為了加速工造方案,但是他卻拿這筆資金去收買參議員,把前高院首席法官高倫納彈劾革職。這些行為難道是依法辦事,沒有違法亂紀,不該為此承擔責任?
  針對他為自己開脫罪名,反罪惡反貪污志願者組織律師杜巴壽昨天作出回應表示,現在追究他的刑責,與明年的中期選舉無關,他不會競選任何職位,而公共律師辦公室主任魯伊達-亞克斯達也不會競選公職,他們都沒有政治野心,沒有任何政治動機可言。因此,亞謹諾所說的對他提出控罪目的是為了二零一九年中期選舉是不可信的。
  總統發言人羅計昨天對亞謹諾的言論作出回應時表示,亞謹諾應該感謝杜特地總統,他沒有把問題登革熱疫苗一案政治化。他還說,杜特地總統對這個案子還是非常冷靜的,他成立了一個外國專家小組研究這個問題,因專家們意見不一致,因此沒有接受他們的意見。
  參議院藍帶委員會舉行聽證會發佈一個調查報告,建議對亞謹諾等人提出刑事控告。對此,參議員轆順等人認為過於嚴重,表示亞謹諾不是有心犯錯。一些自由黨參議員也紛紛為亞謹諾打抱不平,認為藍帶委員會主席戈頓是秋後算帳,故意查辦亞謹諾的。對亞謹諾涉及的這些案子,國家檢察官正在進行調查,最後將決定是否向法院對他進行起訴。
  亞謹諾最後會不會被起訴?這是後話,國家檢察官稍後將對他的案子作出決定。對他擔心會步黎里瑪的後塵鋃鐺入獄,倒是讓人為之噴飯,他當年修理亞謹諾夫人是何等的威風,有沒有想到現在自己也會有到這樣的待遇?俗語說:剃人頭者,人亦剃之。做人還是厚道一些,不然,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必然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