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空蕪的等待(外一首)

吳文素

靜坐在夜裡,連影子都長滿了青苔
一簾幽夢,一段音樂
一卷閒書,一種愁緒
我是否也是一朵消瘦的黃花
隔著窗簾,在西風下靜靜地等待了千年

煙草連天,四顧茫茫
如果,我願意在這一夜,坐成白髮蒼蒼
那麼,我是否可以不再經歷世間的凡塵瑣事

這是一場空蕪的等待
一個人的似水年華在獨自流浪
我也許站錯了位置,只能在崖畔上獨自搖曳
崖畔上風那麼大,雨那麼急
我纍纍傷痕,又慢慢癒合

真的,我在枝頭上期盼得太久了
樹葉、繁花、歸根
我許自己一段驚豔世俗的地老天荒

佇立在這一片荒蕪裡
我不再追問誰是錦瑟,誰是年華
儘管春天的枝頭上花瓣凌亂難遣

一場空蕪的等待,一個人孤獨的背影
光禿的枝頭,我不想探尋一段即將發芽的故事
冬天,在一杯清茶裡攪拌瘦瘠的溫暖
來年春天,大雁會經過這片安靜的天空嗎
我不想任何人把我的夢驚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