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埃落定,西仁諾走人

  最高法院法官昨天以八比六票通過一項決議,贊成收回對首席法官西仁諾的任命,西仁諾必須馬上離開她在高院的職位,並宣佈首席法官的職位空懸。這是菲律賓歷史上第一次,一個最高高院法官沒有通過彈劾程序而被高院一項決議解除職務。
  八名贊成收回對西仁諾的任命的法官,多為前總統亞羅育夫人和現任總統杜特地任命的,只有一人是前總統亞謹諾任命的。這名法官當年被任命時,遭到西仁諾的反對。反對的法官多為亞謹諾任命的,不過也有亞羅育夫人任命的。這麼來說,這個案子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了當前政治鬥爭的形勢。
  對高院剝奪了西仁諾的職務,總統發言人羅計表示,高院是法律的最終仲裁者,總統府尊重高院的決定。另方面,西仁諾陣營表示,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是他們的勝利,但是將向高院提出重新考慮的動議。
  根據菲律賓憲法,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必須通過彈劾程序才能解除其職務,因此,西仁諾被高院通過一項決議革職引起各種不同的反應。贊成的一方認為,西仁諾被任命為首席法官一開始就是錯誤的。理由是,她沒有根據法律規定呈交完整的資產負債表,因此收回對她的任命沒有什麼不對。反對的一方指出,沒有通過彈劾程序解除高院首席法官的職務是違法的,將創造一個先例,影響惡劣,對民主政治是一個傷害。
  一九八七年頒佈新憲法以來,有兩名高院首席法官被解除職務,一個是前首席法官高侖納,一個是現任首席法官西仁諾。如果說,西仁諾被高院解除職務違反了憲法,那麼讓我們回顧一下二零一二年高侖納被參議院(彈劾法庭)成功彈劾的經過吧!
  高侖納是亞羅育夫人心腹,亞謹諾上任後為了對付亞羅育夫人,以“午夜任命”為由,指控高侖納財產來路不明,在他控制的眾議院發動對高侖納進行彈劾。案子送到參議院後,最初的形勢對高侖納有利,為了達到目的,亞謹諾不惜動用“加速支出計劃”資金,收買一部分參議員,最後以多數票成功彈劾了高侖納。雖然這是根據憲法行事,但是能夠說沒有政治動機嗎?高侖納被彈劾後,亞羅育夫人失去了“保護傘”,最終成為亞謹諾的階下囚,被軟禁了五年多。
  如果說,這是一場法律戰,不如說這是一場政治戰更加貼切。杜特地上任不久,馬上與西仁諾發生衝突,後者多次抨擊他的政策,批評掃毒活動和所謂法外殺戮,為涉毒的參議員黎里瑪撐腰。難道這是一個作為最高司法仲裁者應有的態度嗎?不是,這是政客的作為。被眾議院調查期間,她說這是杜特地在幕後操縱,迫使杜特地公開表示她必須離開高院。
  對高院解除西仁諾的職務,亞謹諾昨天發表談話為她打抱不平,表示只有通過彈劾程序才能把她免職。他自己有沒有想到,當時他是如何革掉高侖納的職務,又是如何“修理”亞羅育夫人?政治是無情的,亞謹諾是一名政客,難道不懂得遊戲規則?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明白了這個道理,對高院讓西仁諾走人也就不值得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