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不討好

  杜特地總統於“五一”勞動節在宿務簽署第51號行政令,禁止非法的勞工合同制,但是仍允許某種形式的合同制存在。他表示,為了使勞工的利益得到保障,國會有需立法。他指示勞工部長未溜負責執行這項行政令,取締非法的仲介公司和違法的企業。
  所謂非法勞工合同制(短期合同制),指雇主為了規避法律責任,如工人的薪俸水平、福利、繳納稅賦等,通過仲介公司與勞工簽署的短期合同,一旦合同期限屆滿,即把工人轉到其他的公司,又這種情況多見於餐飲業連鎖店。這種合同對工人不利,收入不多,福利又少,沒有保障。
  二零一六年大選前,杜特地在競選時承諾一旦中選將結束這種不合理的合同制度。兩年來,他的承諾未見兌現,勞工組織和工人非常不滿,去年勞動節工人上街遊行,揚言給他一年時間解決問題。今年“五一”,他終於通過行政令禁止非法合同制。
  這是一項為了滿足勞工組織和工人而簽署的行政令,但是在宣佈的當天,就遭到“五一工會”的反對,認為這項行政令不徹底,不能解決工人的問題,與他們的要求相去甚遠。為此,全國各地的勞工組織上街示威遊行,表達他們的不滿情緒。
  對這項行政令,雇主組織和雇主當然也不高興,今後他們將不能通過仲介公司雇傭短期合同工人,對他們來說,勢必增加他們的成本,生意一定會受到影響。不過,由於是總統簽署的行政令,大都敢怒而不敢言。
  為什麼這種非法的合同制能夠存在呢?一個原因是,菲律賓的失業人數眾多,供不應求,因此,一些雇主或公司可以通過仲介公司與工人簽署短期合同,這樣可以免除他們多項的財政負擔,如不必根據法律發放基本工資,無需為工人繳納社安署月費、愛心基金,等等。如果國家經濟強勁,就業機會多,就不會出現合同工的問題。
  杜特地總統執政後,遲遲沒有解決短期合同制的問題,主要的原因是,問題複雜,不能一下子解決,因而一拖再拖。期間,一度把問題推給國會,希望由國會立法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國會又不採取行動,在勞工組織的逼迫下,只好硬著頭皮簽署了這項行政令。
  行政令簽署了,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對此,國立菲律賓大學勞工與工業關係學院前院長奧弗雷尼澳博士表示,全面禁止各種形式的短期合同制非常困難。人們知道,現在求職不易,工人多,職位少,雇主有選擇的機會,因此禁止短期合同制不容易。參議長小帛敏蒂表示,可能需要立法通過一個結束短期合同制的法律來加強杜特地總統的行政令。這一點,也是杜特地總統希望今後國會應做的工作。
  本來,這是一項希望能夠安撫工人情緒、多少對他們有些幫助的法令,但是勞工組織不領情,認為無法解決他們的實際問題。另方面,雇主也不高興,尤其是那些餐飲業連鎖店,今後不能通過短期合同雇傭工人,損害到他們的利益,當然非常不滿。經濟水平決定一切,在目前的經濟情況下,希望一項能夠滿足雙方願望的法律或行政令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