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涉案參議員能脫罪嗎?

  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已經完成了一系列的法律程式,準備以掠奪罪和貪污罪向反貪污法院對參議員茵里禮、晶貴和黎維惹正式起訴。如果案子到了反貪污法院,這三名參議員會受到怎樣的待遇?
  參議員齊斯·伊斯古禮洛昨天在談論這個問題時表示,一旦他們被起訴,他們的職務將被中止,那時候他們不能參加參議院的會議。如果法院簽發逮捕令,參議院不能阻止對他們的逮捕,不過應該予以一定的對待。若逮捕令送到參議院,應該首先和警衛官打個招呼,由他通知參議長,然後對他們採取行動。若逮捕令送到他們的家裡,那是另一回事。他的意思是,應該給他們一點面子,不必大張旗鼓對他們進行逮捕。
  雖然目前的情況對他們非常不利,但是晶貴等人仍在作最後的努力,希望能夠逃過一劫。他前天向大理院提出請願,要求高院頒佈臨時禁令,阻止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繼續進行針對他們的法律程式。
  日前晶貴的律師要求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向他的當事人提供污點證人瑜美·大順、告密者古納蘭等人的書面陳述,但是在五月七日,被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以“理由不充分”加以拒絕。昨天,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改變主意,同意向晶貴提供瑜美·大順和古納蘭等人的書面陳述。為什麼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的態度發生這樣的變化?該辦公室對此沒有作出解釋,可能與晶貴向大理院上訴有關。
  仙迷拉大學法學院主任藍奚溜·亞謹諾昨天談到這個問題是指出,技術問題可能影響到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對這些參議員提出的掠奪罪起訴。他認為,根據法律,晶貴有權利獲得證人和其他被告的書面陳述,他對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加以拒絕感到不解。
  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昨天同意向晶貴提供瑜美·大順等人的書面陳述,但是要他在五天內作出評論。晶貴的律師表示,據說這些書面陳述的卷宗繁多,他們不可能在五天內閱讀完畢而作出評論。晶貴表示,反貪污檢舉官態度反復,說明她嚴重犯了濫用權力的錯誤。
  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拒絕向晶貴提供瑜美·大順等人的書面陳述,明顯地作出了錯誤的決定,不過他們昨天改變了態度,在一項聯合令狀中,認為晶貴的要求是“適當的”,這個決定顯然是修正他們原來的錯誤。對晶貴要求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停止對他的案子的調查,高院如何裁決至關重要,如同藍奚溜·亞謹諾所說的,可能影響到這起掠奪案的進行。
  晶貴等三名參議員能否逃過一劫,取決於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的法律運作;現在,由於晶貴要求高院阻止該辦公室繼續對案子的調查,在一定的程度上端視高院的態度如何。由於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及時改正了錯誤,晶貴希望高院阻止掠奪案的司法程式大概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