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談前景與施順回國問題

  中斷了半年多的菲政府與民陣的和談好像有了恢復的跡象,施順出國流亡多年,也有了回國的希望。那麼和談的前景如何?施順回國有期嗎?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均有可能,不過也不會一帆風順,因為情況複雜,很難作出預測。這裡,談談施順回國的問題和恢復和談的可能性。
  施順是菲律賓共產黨締造者,一度聲望很高,尤其在知識界和輿論界,他的言行一直受到媒體的關注。他在馬可斯執政時年被捕,被關了九年,高莉總統執政後,他於一九八七年獲釋並流亡荷蘭,一呆就是三十多年。他目前的身份是民陣的首席政治顧問,由於去國多年,加以菲共內部的派系鬥爭,他的聲望和影響力已經大大不如從前。
  鑒於施順與杜特地有過師生關係,杜特地執政後立即邀請他回國,但是施順遲遲沒有採取行動。由於他們的特殊關係,迅速促成了政府與民陣恢復和談。但是後來和談破裂,他和杜特地惡言相向,進行了一場口水戰,關係弄僵了。
  上週六,杜特地表示同意與民陣恢復和談,並定出了六十天的期限。同時,再次邀請施順回國,保證他回國後的安全。應該說,一再提出邀請,換了別的總統,這是辦不到的,但是施順對他的“學生”的好意,好像並不領情,表現了一副“愛回不回”的模樣。
  對杜特地的邀請,他開出了條件,表示他肯定會回國,不過應該在海牙聯合宣言的框架內有了重大進展,他的同志和律師滿意法律和安全的預防措施。施順竟然以回國作為籌碼進行要挾,希望政府滿足他們的要求,他才會考慮回國,待價而沽,高估了自己。
  施順開出這些條件後,杜特地發言人羅計看不下去了,他在一次記者會上表示:“我不知道,他是否處於提出條件的地位?”他重申杜特地保證他的安全,回國後不會被捕。不過他說,他被美國列為恐怖分子,在國外是否會被捕他不敢保證,如果回國,最好乘菲律賓航空的航班,才能保證他的安全。這番話,既是事實,也是對施順進行反擊。
  杜特地和羅計都承認過,他們以前是菲共外圍組織“青年愛國”(KM)的成員,雖然後來沒有繼續參加該組織的活動,不過對施順還是有一定的感情,不然,杜特地不會一上任就邀請他回來。但是施順對這兩個“學生”好像沒有多大的好感,也不領他們的情。
  施順一再拒絕杜特地讓他回國的邀請,可能有他自己的打算,希望在這個問題上為菲共方面爭取到更大的籌碼和利益。他的考慮大概不外是:一是擔心回國後人身不安全,杜特地身邊那些“和平破壞者”可能對他不利,因此不願意馬上候回來;一是待價而沽,即使和談在國內舉行,他也可以在國外出謀獻策,為民陣爭取到更大的利益,倘若和談再次破裂,他也不會有牢獄之災。總之,即使杜特地真誠歡迎他回國,他還是顧左右而言他,大概近期不會回來。
  至於政府和民陣的和談,應該說,政府方面一直沒有放棄和談的機會,而民陣也亟待復談,因為如果和談終止,下一次和談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既然雙方都有復談的願望,誠如政府首席和談代表未溜所說,他們正在進行準備,而民政和談顧問賈山布禮也表示,雙方可能在杜特地的期限內進行復談。這麼來說,雙方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有望在六十天的期限內恢復和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