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憲法與領土條款

  據修憲諮詢委員會成員蘭希溜.亞謹諾透露,聯邦憲法條款將強制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包括對南海領土以及對目前由馬來西亞管轄的沙巴的聲索。一九八七年制定的憲法,雖然當時菲律賓政府已經控制了南海一些島嶼,如希望島(中業島),但是憲法並沒有對這些島礁表示擁有主權的條款。明顯地,南海周邊國家對南海島礁主權發生爭執後,菲律賓希望通過新憲法的條款加強對南海一些島礁主權的聲索,如黃岩島、美濟礁、永暑礁等。
  杜特地總統執政後,一改前任總統亞謹諾“聯美抗中”的政策,擱置爭論,同中國改善關係,希望通過雙邊協商解決領土爭執,並通過菲中兩國合作,爭取中方的資金,加強菲律賓基礎設施建設。
  一年多來,在這項新政策指導下,菲中兩國的友好關係獲得恢復,南海緊張局勢得到緩和,目前東盟國家與中國已經啟動“南海行為準則”條款的磋商,可望在未來幾年達成協議。另方面,中國企業紛紛來菲投資,中國遊客源源而來,菲律賓獲得實質性的利益,這是有目共睹的。
  國家安全顧問伊斯帛侖日前表示,南海爭端已經獲得有效的管控,菲中關係得到改善。他認為,當務之急是解決國內問題,如菲共叛亂問題、通過“邦薩摩洛基本法”。只有國內問題解決了,國家才能得到發展。
  伊斯帛侖是前武裝部隊的總參謀長,本來是一個“鷹派”的人物,對外一向比較強硬。但是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後,審時度勢,在實踐中懂得,只有安定的環境才能進行建設,如果南海再起爭端,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可能導致政府無暇顧及國內一些迫切的問題,如同菲共恢復和談,落實政府同伊解簽署的協議,因此他主張“先安內後攘外”。
  針對聯邦新憲法中將加入對南海領土和沙巴的聲索條款,國立菲律賓大學海事和海洋法學院主任巴東巴加教授昨天表示,新憲法加入有關聲索南海島礁主權和沙巴主權的條款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的話只會招來中國和馬來西亞的抗議,於事無補。可況這是國內的法律,對其他國家沒有約束力。
  巴東巴加是一名海事專家,過去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和態度一向比較強硬,這是大家知道的。但是對建議中的聯邦新憲法,他卻反對加入對南海領土和沙巴聲索的的條款。他這麼說,自然前有他的見地。
  關於新憲法是否應該加入對南海領土主權和沙巴聲索的條款,新憲法諮詢委員會成員、前最高法院法官本諾卻提出不同的意見。他認為有了這種條款,將加強菲律賓政府對南海領土主權和沙巴主權的聲索。他認為,這將加強我們日後的聲索,尤其是海牙臨時法庭對南海問題作出裁決之後。
  對杜特地總統奉行與中國修好的外交政策,一些民族主義色彩比較濃厚的政客和學者不大同意,有的甚至攻擊杜特地出賣國家主權。不過也有一些較有遠見的政客與專家卻支持杜特地的觀點,贊同擱置爭議,菲中聯手合作開發。在新憲法諮詢委員會中,也出現兩種不同的意見,那麼新憲法最後會不會加入這些條款,現在還不能遽下定論,因為目前還是討論的階段,何況新憲法諮詢委委員僅僅是一個諮詢的機構,最後的決定權操在立憲會議或制憲大會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