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木椅

萍萍    
 
這把木椅露出根根胸肋
任風雨恣意剝蝕
仍舒展兩臂做擁你的姿勢
更換了季節更換了顏色
更換著行路人
唯一不變的是你
木質的柔腸千轉
是你駐足為誰的停歇
所做的等待
我靠在這把木椅上就像
靠在他堅實的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