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倫

云鶴

攝影:Ilmars Apkalns

 
母親,你該聽見
孩子無助的啼聲,該看到
他稚弱的雙臂,奮力地
伸向這麼熟悉的親情
卅年隔絕,這距離
更近亦遙遠,這情感
再熾也冷漠。母親
你該走近他?還是
讓他擦破膝蓋
一寸一寸爬向您?

孩子,你懂不懂?
母親歉疚的眼神
卅年的風砂,五千里煙塵
一層層一浪浪厄運的湧疊
括不倒,淹不去
母親頑強的立姿。孩子
你的存在,母親並非忘卻
只是無力兼顧
無力兼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