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一道齊劉海

卓靈

  我認識一道「齊劉海」。忘了具體是在哪個日子,只記得印象中的那天窗明几淨,陽光把人烤得暖烘烘的,大朵大朵的水仙花在每個人的臉上恣意地盛開著,「齊劉海」便在我的眼前清晰了起來。
    「齊劉海」是我的同桌,最初她是不留劉海的。在我的印象中我並不怎麼喜歡她,甚至還有點討厭。那時我們學校還是雙人課桌,並不是像現在人首一張桌椅,這就表示我每天都要和她擠在同一張桌子和椅子上學習。「齊劉海」雖說是女孩子,但卻長得人高馬大,每次寫作業胳膊肘一伸開,我的手根本沒地放。更痛苦的是午休,她整個人往桌上一趴,我就只能站著午休了。後來我拿粉筆在桌上劃了道「三八線」昭示著楚河漢界,規定誰都不准過界,否則就告訴老師。可每次午休,她依舊霸佔著大半張桌椅,「三八線」都管不了她。為此,我沒少在老師面前告狀,說多了老師對我也沒什麼好印象了,甚至還幫著她說話,「她塊頭大,那是沒辦法的事,別總那麼斤斤計較,能讓點就讓點,吃虧是福啊。」這下倒成我理虧了。我對齊劉海的好感也就是在那時一併給擠到牆角去的。
  直到有一天,一個午後,她的發小也是我的一個同學悄悄對我說:「你注意到她了沒?」「怎麼了,不和平常一樣嗎」我淡淡地回應道。「你再仔細看看」她急切地說道。我把頭轉過去仔細地盯著同桌看,還是不明白她想表達的意思。同學急了,「是齊劉海」她脫口而出,我這才意識到我的同桌剪了一道齊劉海。「那齊劉海還是我幫她剪的」同學得意地說,「你知道她為什麼要剪齊劉海嗎?」「別賣關子了,一次性說清楚」我迫不及待地說。「她喜歡班裡的一個男生,暗戀人家很久了,可人家不喜歡她。有一天,那男生無意中說他喜歡留齊劉海的女生。於是,她回家後非拽著我,讓我給她剪齊劉海。」她說完後我們都不約而同的笑了,說實在的以她的臉型剪齊劉海形同毀容。我不禁對同桌肅然起敬,一個為了自己喜歡的男孩可以不顧一切到毀容地步的女孩子,那該是多麼美好的人兒啊。從那以後,我不再討厭她了,甚至連桌椅都任由她霸佔。
  日子就這樣在齊劉海的搖曳中一天天過著,等我從記憶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年後了。
  去年春節,我回老家過年。母親告訴我,我的一個同學來找過我,讓我回家後去她家玩。我正納悶,除了發小沒有同學和我是同鄉啊?我應邀去了她家,這才知道原來她就是那道齊劉海。原來,她嫁給了我們家鄉一個做小本生意的人家,難怪她會自稱「她家」呢。見到我時她顯得格外親切和熱情,這許是多年沒見的緣故吧。她揚手對趴在地上玩鞭炮的小男孩說:「兒子,快過來叫阿姨」。小男孩怯生生的躲在她背後,小手緊緊地抱著她的大腿。我這才意識到,她已為人婦。十年了,人世早就換了幾輪。
  後來我們漫無邊際的閒聊起來,她說得最多的是她的丈夫和兒子。我默默地聽著,插不上話,只看到她那齊刷刷的劉海在左右搖擺著。齊劉海依舊是十年前的那道齊劉海,只不過歲月早已搖曳成了回憶。
  我一直沒問,她和那個喜歡齊劉海的男生後來怎麼樣了,她怎麼這麼快就成家了。我想這一切對於她而言已經沒有意義了吧,十年於她只是走過了一道齊劉海的距離。後來我總想起齊劉海,無論世事怎樣改變,我想,愛的最初都是從一道青澀的齊劉海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