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岩城

  風輕揚

  離開學習、工作生活了六七年的廈門,驟然回到龍岩還真心不習慣,現在一晃三個年頭,也漸漸習慣了。不習慣地方很多,現在反而漸漸也變得習慣。由於視野、經歷、教育、愛好、年齡的限制,家鄉的親友反而不如廈門來得真切,現在也慢慢真切了,融入了。夏教授、萬紅、草枯還有集美龍舟池,漸行漸遠……
  人生就像酒一杯,一杯再一杯。我並不嗜酒,甚至我反感喝酒,喝多了,不舒服,誤事,沉醉,失真。成功就像人的一輩子,一輩又一輩,代代相傳。都說80後啃老,但是如果沒有老可啃呢?
  好不容易完全依靠自己,再東拼西湊夠了首付,還有銀行貸款,房子,是重擔!為熱愛的祖國做貢獻吧,你都沒有地方住,成為房奴吧!房奴啊,賺錢贖身吧?哪裡還想得到,自己是國家的主人,能夠站起來。
  從而你不必去想,不用去想,只想如何擺脫「奴」。
  人都說三十而立,而立的不是成就,是生存。
  生卻還不易,計劃生育目前還是國策。隨著越來越嚴峻的養老體系,社保也不再權威。我們何去何從?
  從海的國度,沒有漂洋過海,倒是跋山涉水回到了山的國度,故鄉——岩城。

為擺脫「奴」而奮鬥!
2014-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