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李需

那些年,爺爺憑靠一條船,在黃河上營生,立命,做大掌櫃。
野性的黃河,常常眼睛裡充滿血絲,一次次沖垮河岸,氾濫。
閃電,雷鳴,掠走爺爺的呼號,掙扎,也包括他對另一個女人的愛情。
那些年,做大掌櫃的我爺爺,機智,聰敏。
躲過天災,兵燹,還有那一年,土匪不長眼的子彈,射穿他的腸子。
幸運的爺爺,生意越做越大。
但,爺爺仍然一身粗布衣裳,站在碼頭野野的風裡,顯得很派。
他的渾身卻佈滿一生的蒼茫。
那些年,我爺爺在黃河的上游、下游,名字特別響亮。
像撂紅的一片天空。
可是,我爺爺依然無拘無束地對著黃河撒尿;
有時,也會一個人掬一捧黃河水,淚流滿面。
事後好多年,我爺爺還經常向我提起那些年。
提起那些年的爺爺,比一個孩子笑得還開心。笑著,笑著,他的眼裡就閃爍出昏濁的淚花……
爺爺1976年去逝。同年去逝的還有偉人毛澤東、周恩來、朱德。
父親把爺爺埋在了黃河高岸處的十三畝坪。
父親說:爺爺眼睛閉著,也能天天看見黃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