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會文友

許均銓

  台灣新北市華新街,是一條與緬甸華僑、華人有相當淵源的街道。我這一次台灣之旅的最後一天要去華新街,要探望二十幾年前從緬甸移民到華新街的三姨一家,我還約了住在宣蘭的林德基文友、新北市的郭森文友在這裡見面,林德基和郭森文友都是緬甸華僑。
  我和家人起個早,是第一批在台北市淡水區福格飯店用早餐的旅客,我們從酒店步行到淡水捷運站,到新北市南勢角車站大約要一小時車程,在捷運車站出口見到來接我們的三姨陳鳳嬌,她家在華新街的某一條巷。在三姨家休息一會,三姨的電話響了,是宣蘭的林德基文友已到了華新街。三姨帶著我們到華新街,並約好在一間飲食店見面。我們邊走邊尋那間飲食店。
  「你是許先生?」我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走到我面前,是林德基文友。我們握手,雖是首次見面,我倆並不陌生,在網路上的臉書Facebook及「緬甸華文文學網」上常交流,常有電子郵件來往,我們在進了來恩小食店,一起吃緬式的魚湯粉。
  林德基文友曾從台灣寄過《伊江書情》和《再見,蘭心書店》給我,他是為數不多有著作的緬甸華僑之一。他愛書之深,在緬甸華僑華人之中,可以榮獲第一,他家的藏書比澳門一些小圖書館還要多。
  我告訴他10月中我在吉隆坡出席世界華文作家協會,見到新加坡詩人寒川,我們談到2013年10月29日印尼國際日報東盟文藝第?期緬甸篇,有林德基文友的大作《父親的來信》,寒川文友特別要國際日報編輯部寄樣報給林德基文友,因沒有英文地址,在我到台灣時,他還沒收到樣報。
  原本這一次台灣之旅我是參加台北、宜蘭團,兩件事:去宜蘭泡溫泉和探望林德基文友,看看他筆下宜蘭的田園風光。可是澳門有兩個旅行社去台北、宜蘭都組不成團,我們只好參加台北、野柳團。而林德基文友只有到華新街,我知他的腳有可能動手術,走遠路不方便,我們談話內容少不了各地的緬華文友,談到昆明的林郁文,他倆不單同姓,在緬甸仰光市同住十七條街。談到「五邊形詩文組合」,這是21世紀緬甸華僑華人第一個純文學組織,成員有張祖陞、段春青、王崇喜、黃德明等,都是80後,2012年他們出版過一本《五邊形詩集》,還寄了一本到澳門給我。後來又有王子瑜、張琳仙加入「五邊形詩文組合」。
  我這一次到台灣,我帶去新加坡出版的《新世紀文藝》11期5 本,有王崇喜發的詩歌《小雨——獻給屈原》、張芙秀(張琳仙)的散文《與你永恆》、天路(黃金貴)的散文:《果敢的童年——村中的生活》、《回覆地球人的來信》。郭森(羅瑞君)的長稿小說《遺忘之鄉──擺夷山》第一部份,這四位寫作人都在台灣,要分別送他們四位,因我是這一本刊物緬甸篇的編輯顧問及組稿人。
  2010年10月我出席在曼谷召開的第12屆亞細安文藝營時,越南冬夢文友代表《新世紀文藝》向我約稿,並送我一本《新世紀文藝》第5期,這刊物是東盟10國的華文文學刊物,缺緬甸華文文學作品。我答應冬夢文友,下一期一定有緬甸的稿。從第6期開始至現在的11期,都有緬甸的華文文學作品,出版後的樣書統一寄到澳門,由我分別寄給各地緬華文友。
  四位作者中的王崇喜到澳洲工作已近一年,張琳仙回緬甸了,我只能見到郭森(羅瑞君)和天路(黃金貴),郭森在《新世紀文藝》11期上發表他的長篇小說《擺夷山》,這是繼緬甸王子瑜的長篇小說《撣北女兒國》之後,又有一位緬甸華人寫長篇小說,王子瑜的《撣北女兒國》在網上發表,郭森的《遺忘之鄉──擺夷山》在《新世紀文藝》上發表了,這一期只是發表了一小部份,之後會陸續發表。天路(黃金貴)因正在拍電視劇,沒時間到華新街。
  我終於在華新街「來恩小食店」見到長篇小說《遺忘之鄉──擺夷山》作者郭森(羅瑞君),一位70後的青年,我把書送給他,要他轉送天路(黃金貴)、王崇喜、張芙秀 (琳仙),這四位作者都在台灣,都是緬甸華僑,可他們互不認識,郭森(羅瑞君)認識張祖陞,並說是他學弟,我說這好辦,張琳仙就是張祖陞的新娘子,現在回緬甸,只要有電話,很快可以聯絡上。
  做為刊物組稿人的我,把樣書全送出,是一大喜悅。這一期還有陳汀陽的散文《鷺島影展感言》、許世儒的小說《好姐》、許琳的散文《潑水文化》、林楓(林郁文)的散文《我偶像路過深圳》、許雲的小說《失蹤的回款》許世滸的散文《One Day 一天》、《夢中國》以及我的小說《書中自有顏如玉》等。
  我與林德基、郭森在華新街分手了,趕回淡水的福格酒店,之後到了桃園機場,在長榮航空公司的舒適班機上,懷舊的台灣流行音樂讓我在離別台灣時有更美好的享受。這一次台灣之行,4日遊台北的袖珍博物館、山地農產中心、茶藝館、忠烈祠、龍山寺,西門汀夜市是最後一個行程,在夜市見到國立博物館的翟振孝博士,她多次到緬甸、澳門,3日她剛從香港回到台北,這一次到香港也是瞭解在港的緬甸華僑、華人生活,世界各地的緬甸華僑、華人生活狀況是她的研究課題之一。3日早上我們是在風雨中遊野柳國家奇石公園、台灣的濛濛細雨再跟隨我們的旅遊車又到了菁桐火車站,小火車之旅的終點是十分車站,我們一家在十分車站的鐵軌中央放了一盞天燈(在緬甸稱孔明燈)、之後到了台北101購物大廈品賞鼎泰豐小籠包宴,我在這裡見到國立交通大學的黃紹恆教授和蔣淑貞副教授,並贈送了一本《新世紀文藝》11期,她已開始研究緬甸華文文學,他們是繼廈門涂文輝副教授之後,開始研究緬甸華僑文學的學者。2日中午飛離澳門,到了台灣,在濛濛細雨中遊六福村主題樂園、逛士林夜市。
  台灣之旅,我很開心,我見到了我想見的學者、文友、親人,帶著祝福和台灣的特產回到可愛的澳門機場,想起11月2日上午,我們帶上全部行李上了到澳門機場大巴士,大巴士到澳門機場的前幾個站,我突然想起書沒帶出來,我讓太太和女兒先去機場,我馬上下車,一個人回家取書,一小時後,我帶著幾本可愛的書趕到機場與家人、旅行團的領隊會合,如果這一次沒帶上這幾本可愛的書到台灣,我會感到遺憾。
  蔣淑貞副教授曾傳過《東方歷史評論》第二期(2013年8月)一句話給我:「海外華人應看作是以「中國」為核心的彗星的長長尾巴,還是應該把散佈四方的他們看成是廣袤銀河?獨立的點點星光?」
是彗星的長長尾巴也好,是獨立的點點星光也罷,只要發光,已經足夠,願300萬緬甸華人華僑在世界華文文壇中有更多的點點星光。

2013年10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