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菲雜記之一

洪惠鎮

  16年了,舊照片正在淡去,記憶也是。第一次訪問菲律賓,還沒有數碼相機,僅拍了一兩卷彩色照片。沒寫日記,也沒畫速寫,只留下29首紀游詩。今年第二次訪問馬尼拉,有了數碼相機和博客,便想起連帶首度訪問,一起寫些雜記,發些照片,以資紀念,不然就會與人俱老而淡忘。
  之所以想寫,主要是有感於兩次訪菲,都和文化有關,而不是只去旅遊。並且每次都很感人,因為那是海外華人僑胞對母國文化執著熱愛與眷戀堅守所組織的交流活動,那份真誠在國內十分罕見。現今國內的所謂文化交流,都有利益驅動,少有真誠可言。
  第一次訪菲是在1997年,那時菲律賓華人富豪陳永栽先生捐助一筆款項,專門提供給馬尼拉雅典耀大學同廈門大學開展教學交流,廈大每年指派一兩位教師去講授中華文化。我因此奉派前往教授中國畫,中文系的林興宅教授去講中文課。時間為當年的7月1日至9月14日,我們利用暑假,菲律賓則在學期中,彼此不誤教與學。
  第二次訪菲是今年11月8日至12日,由我的菲律賓朋友王勇負責接待與主持。
  王勇早在1990年代初就已認識,我首次訪菲多有過往,也拜訪過他家,認識他的父親王經國先生。應他要求書寫後來為活動確定的名稱橫幅「馬尼拉人文講壇」,供製作文宣材料之用。他要我講《書畫中的養生密碼》和《書畫中的中華品格》,前者面向社會,後者面向校園,都正是我最想向海外宣傳的傳統文化精髓。
  陳永栽與王經國,以及王勇,都是以商為生,卻對母國文化情有獨鍾。陳先生雖然忙於商戰,卻長年禮聘廈大中文系的一位退休教授,在府上為他講解古文,他能贊助我們那個教學交流項目,就很好理解。像他那樣的富有華商,在菲律賓很多,不但熱心於弘揚中華文化,有的甚至自己也喜歡舞文弄墨。
  已故菲律賓地產大王鄭周敏先生就是一個典型,他也喜歡詩文藝術。我第一次訪菲時,正逢他特聘一位中國河南省洛陽的書畫家去幫他整理詩文和編輯事務。同時又出資贊助菲律賓華文作家協會主辦《菲華文學國際研討會》,邀請南洋各國的華人作家,共同研討東南亞華文創作的現狀、困境與前景。北京、福建與港澳台也有代表參加,可謂盛況空前。
  王勇參與籌辦,特地邀請我列席。我雖不屬文學圈子,但很感興趣去開眼界,聽取會議發言和參與觀光活動。華文在國外的處境,都比較艱難。首先是人口少,屬於弱勢的少數族裔,很容易被當地文化同化掉。旅菲華僑到第三四代子孫,都說英語和本國的塔加洛語(華人諧音稱其為「大家樂」),基本上不懂中文,不會漢語,最多說點祖籍(多為福建晉江與石獅)方言。
  其次是海外政治多變,經常發生排華事件,華文華語的使用和教育受到限制。南洋各國的經濟也不太穩定,華人生存不易,要靠寫作為生更屬夢想。華文出版與流通因此甚為艱難,華文文學創作面臨讀者與作者後繼無人的困境。這是研討會最焦慮的問題,令我深為感動。一幫穿著南洋不同民族服飾的華人,在遠離母國的海島,為自己的文化擔憂,使我記憶深刻,揮之不去。
  五年之後,我為王勇太太林素玲的散文集寫序,還忘不了那次研討會:
  「從發言中,我沉重地獲悉海外華文文學生存發展很是艱難,會議基調有點悲觀。有一種艱難我印象很深刻,那就是華文作家已青黃不接,年輕華人連漢語都不大會講了,怎麼寫作?而更主要的原因,則是經濟效益問題:人的生存需要高於一切,文學卻可惜養不活人。」
  不過,正如我在那篇序裡所說,王勇和他太太「對海外華文文學的前途始終沒有灰心氣餒,雙雙加入創作行列,成為年輕一代的詩人與作家。這樣為延續菲華文脈作貢獻,和國內出書做秀不同,是要犧牲太多精力、時間和金錢的,如無捨身取義的使命感與責任感,誰能辦得到?」
  我和王勇認識,始於1990年代初他到廈大藝術學院參觀,他那時才二十出頭,整整比我小20歲,祖籍晉江,生在國內,小時出國,酷愛文學與書畫,喜歡廣交名家。我們一見如故,成了忘年交,每次回國經廈門,都會來我陋室暢談文藝。我在雅典耀講學期間,他也多次探望和陪伴觀光。
  我稱王勇為「辛勤傳播中華文化的呂宋蜜蜂」。他參加和參與組織菲律賓華文作協與「千島詩社」等社團,出版過多種詩文集,頻繁回國交流,並長期擔任馬尼拉幾種華文報紙的藝文版編輯與專欄作家,多次向我和其它國內作者約稿。這次又主辦人文講壇,在媒體上宣傳,其辛勤與傾力堅守、弘揚菲國的中華文化,已經頗具影響力。我在2002年為他夫人撰寫的序文中就預見到:
  「有像素玲以及王勇這樣的青年作家,我想菲華文學的前景,沒有理由不可以樂觀。我雖然不瞭解當前菲華文壇的狀況,但我知道困難嚇不倒擁有堅定信仰的作家。當年文學研討會最後的共識是,只有等待中國強大後,中文含金量提高了,海外華文文學創作才有可能發展與繁榮。從當前世界經濟狀況看,中國的發展勢頭最強,21世紀成為強國料無問題,海外華文文學應該樂觀。」
  現在證實了我的預言,菲華文學社團仍很活躍,出席人文講壇的我們受到熱心款待,殊感欣慰與榮幸。今日中國的世界地位舉足輕重,海外華人普遍對前景感到樂觀,因此人文講壇受到菲律賓中國華東聯誼總會的鼎力支持。第一場社會系列在馬尼拉佛光山萬年寺舉辦,我講《書畫中的養生密碼》,向陽、方梓伉儷分別介紹他們的詩歌與散文創作。雖然規模不大,但多位著名僑領親臨捧場,中國大使館的政務參贊孫向陽也很重視,不吝出席 「給力」。中新網派駐馬尼拉的首席記者張明也做了新聞報導,被幾十家海內外網站轉載。
  第二場校園系列在馬尼拉中正學院中學部大禮堂舉辦。我們三位主講人向校方贈送個人著作,以表示對校方不遺餘力傳授中華文化的謝忱。我演講《書畫中的中華品格》,向陽、方梓伉儷分別演講詩歌音樂與寫作方法。大禮堂座無虛席,師生聽我們演講,情緒專注,令人感動。學生大都能聽講漢語,使用中文,說明雖然辦學環境條件依然艱苦,但海外華人傳承母國文化還是成果斐然。不少菲華成功人士都畢業於這個鬧市中規模不大的學校,我的朋友王勇也是。 主講人向中正學校贈送個人著作
以中文漢語為標誌的中華文化,是海外華人與母國永遠牽繞著的精神臍帶。沒有它,華人就只剩下亞洲人的體表特徵,和所在國的人民沒有其它區別。菲律賓華人只佔2%人口,卻充滿恆心與毅力地堅守著中華文化,光是華文報紙堅持豎排繁體字,就令我有種「禮失求諸野」的感動,母國早就失去繁體字的美麗。只有出國親身體會,才能理解華人在異國對華文的情感。
  就在首度訪菲的一個星期天,雅典耀大學的老師帶我們進城觀光與購物。傍晚時分,同伴們去一家超市,我獨自呆在路邊等待。馬尼拉的車流擁堵是很有名的,那時一眼望去,滿街幾乎都是出租車。夜幕中,它們車頂的號誌燈亮成一片,全是英文「TAXI」,令我猛然意識到是在國外,孤身一人,有些惶惶。忽然,一輛車駛來,號誌燈亮著中文「出租車」三字,我剎時激動得心暖眼濕。
2013年11月26日於不動心齋,30日定稿于歸云岫
  (洪惠鎮:中國著名書畫家、美術史論家、藝術教育家、詩人。現為廈門大學藝術學院授教,曾任福建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和廈門市美術家協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