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的“苦水”

小 剛

  認識不少大陸公務員,最近跟他們聊天大多都在吐「苦水」,倒不是因習主席反貪的影響,而是說了一些憋在心裡的「怨氣」,大意是公眾對他們缺乏理解與同情;有的還感嘆「做官難」。
  做官難?這使我想到晚清的李鴻章說過的一句話:「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就是做官,如果一個人連官都不會做,那就太不中用。」此話是否過激,端看各人的看法。
  讀過一篇公務員的自白,其所說的「委屈」在現實中也的確存在,他說:「在平頭百姓面前,你客氣一點兒,別人就說你在作秀,想撈個好口碑;你態度生硬一點兒,別人就說你欺壓百姓,不可一世;在上司面前,你乖巧一點兒,別人就說你溜鬚拍馬,官癮十足;你略顯清高一點,別人就說你目無上級,自命不凡;你敢於負責,敢於決斷,別人就說你獨段專行;你若踢皮球,別人就說你白白浪費了納稅人的錢;你把數字報大了,別人就說你好大喜功,『官出數字數字出官』;你若報小了一點兒,別人就說你傻得連數字都不會報。」
  說的也是。雖然這些年貪官一撥接一撥落馬,民眾對公務員的印象皆是負面,但話講回來,不論大官小官,他們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慾,就有同樣的一副「臭皮囊」,當誘惑靠近,若沒有堅定的意志,沒有「金剛不壞」之身,是很難抵禦「糖衣裹著的砲彈」攻擊。
  有鑑如此,還是得靠政府拿出「嚴刑峻法」以及健全的條規來給予約束,才能避免公務員前赴後繼以身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