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的身教

蕉 椰

  近讀二零零三年香港出版的季羨林《新紀元文存》一書,覺得季老做人的心態特好!行筆幽默、親切!
不久前聽一位北大教授談季老的故事,他用身教延續中華傳統文化人格。北大新生入學報到,見校門口一位衣著土土的老人,以為是清潔工,便喊來幫看一下行李,過了中午才想起行李沒拿,趕到校門口見老人仍在烈日下看行李。隔天新生開學典禮,上台演講的就是那位土土的老人——北大副校長季羨林。
  季老做人極其成功,尊為國寶卻淡泊名利。可他身後子嗣卻為家產引起話題,非他所能預料。同樣的大作家冰心老人身後,她的孫子也為她引發負面新聞。
  一個人要一生做人成功,自己修身就有機會做到;可誰也無法保證子孫都效仿。
  中國美術學院院長潘公凱,是中國大師級畫家潘天壽的兒子,是一位傑出的美術教育家與評論家。他捐獻家中價值連城的父親書畫給政府,政府在中國美院建造潘天壽藝術館,永久收藏並展出潘老作品。
潘公凱如果把父親作品送去拍賣,一定會拍出天價,成為億萬富豪。可他卻選擇捐畫,這份用心殊為不易!其中他還需要證得家人的同意,否則難不成還會引起家庭紛爭。
  「人民藝術家」齊白石在北京鬧市的舊居,四邊都蓋起了高樓,但舊居殘破不堪。如果其子孫能像潘公凱一樣,齊白石故居藝術館想必早已落成。沒有家人的收藏展設,只有複製品又怎能稱得上藝術館?
  無言的身教,比什麼都重要。
  如果錢成了人生唯一追求的終極目的,家族的榮譽放一邊;那麼再多的錢也不夠喂飽慾望!
  任何事物,都要有個取捨、平衡,否則失去的會比得到的多!